站在蘋果箱上的人

很多年前在倫敦讀書的時候,每逢周末逛海德公園,必然會在「演講者角落」看見一個站在蘋果木箱上噴口水的黑人,這個黑人自己挽蘋果箱來「開工」,沒有觀眾的時候對空氣演講,有觀眾的時候則與觀眾對罵,觀眾多為歐美人,他罵完歐洲罵美國,罵完美國罵英國,我們同學都暗底下懷疑他背後有 KGB贊助,否則為什麼總是穩站立場謾罵帝國主義?
如果當年甘地聖雄沒有被暗殺,我希望能夠在海德公園的演講者角落看見他,我會向他請:如果他是達賴喇嘛,他會怎樣行事做人?人類自從石器時代開始,直到今天,每遇見解不同,必然紛爭,必然惡口,繼而動武,只有他,利用和平方式替印度改變了歷史,更為人類帶來了一個信息與示──選擇!原來紛爭會帶來惡口,但惡口未必會帶來暴力,而暴力也未必是解決紛爭的唯一出路,他的影響與示,算得上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可惜的是,人人都知道他偉大,但沒有人願意仿效,即使有口頭仿效者,也因為缺乏胸襟,遠見,與個人的道德力量,而敵不過時間的考驗。
的價值,在於開人的智慧,使人在遇到困境的時候,不至於鑽牛角尖,而是理智地注意自己的心態,進而選擇一個正面的處理方法。作為有宗信仰的政治家,比起甘地,達賴在他的蘋果箱上,為人類帶來了什麼信息?什麼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