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的小狗

地震的時候,一個六十多歲的婦人正在寺廟拜佛,房屋倒塌,房樑砸傷了她的頭,她艱難地爬了八百多米後,又被泥石流捲走,一塊大石砸傷了她的盤骨,又被隨之而來的另一塊大石卡住,引致下半身動彈不得,勉強冒出泥土的上半身,除了呼喊之外,只能目睹自己悲慘地逐漸死去,因為鎮的人已經全部撤退,除非及時獲救,命運是可以預見的。
類似的經驗我也曾有過,但壓我下半身令我寸步不能動的不是泥石流,而是成小山一般高的一堆暈倒的同學,那是六七年香港暴動的時候,警民對峙,催淚彈直接打到我們同學身上,我周圍的同學都暈倒了,只有我在拼命掙扎。人在完全清醒的狀況下,眼看災難一點一點向自己逼近,而且無論怎樣拼命用力,也無法令自己被困的身體解脫,那種恐怖是無法形容的。可幸我只被「埋」了短短的一個片刻,很快就被其他同學像拔蘿蔔一樣把我硬拔了出來,而婦人被埋了多久?八天,一百九十六個小時!在荒山野嶺中一個人不吃不喝呆八天八夜已經夠可怕,何況在這種絕望的處境下?一百九十六個小時一分一秒地過去,靠喝雨水維生的婦人終於被搜索隊發現,婦人一面感謝忙挖她出來的搜索隊員,一面向他們講了一個感人的故事。看見那兩隻小狗嗎?她說,小狗不知道是誰家的,但是陪了我八天八夜,在烈日當頭沒有雨水的時候,牠們舔我的嘴,舔我的臉,而且不斷地吼叫報警。搜救隊就是因為小狗的吠聲才發現了婦人。
天地無情蒼生有難,蒼生共難的時候,動物也顯露出人性的光輝。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