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辦法控制 – 蜜糖治爛腿的來源 之三之四

在香港的醫院中,因為空氣中的細菌感染,增加了無數病人額外的痛苦,也無端地縮短了無數病人的壽命,這是個公開的秘密,每個醫生都知道;每個香港居民如果周圍有朋友、親人在醫院中去世,去打聽一下就可以發現,有很大比例的死因,是出於細菌感染引起的併發症。
為甚麼沒有改進?香港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大學有大學,要議員有議員,要政黨有政黨,要聲音有聲音。政治是用在改進民生上的,政治用在政治地位上,叫卑鄙!
11月 4日,患者的家屬繼續來信:「我想問清楚一下,你說塗蜜糖在傷口位,是在整個傷口表面,還是在傷口邊上,如是在傷口表面,面積已經太大,現在差不多是 2張 A4紙大,而且表面已是肌肉,要怎樣去塗呢?每次塗多少?明天已約見醫生,會跟醫生商量一下,看可否給我們這樣做。」
11月 3日,傷口範圍大約 A4紙一張半, 11月 4日,差不多是 2張 A4紙大,「醫生說沒有辦法控制,他們只能靠手術去清理傷口,與細菌競賽。」我沒有等讀者的下一封信,我把找到的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有關蜜糖治爛腿的報告英文原文電郵給這位讀者,附上兩句話:「以下是美國大學用蜜糖治好糖尿病引起的爛腳實例,病人不用截肢了,讓醫生看這篇文章,請他一起參與。」

我把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有關蜜糖治爛腿的報告英文原文電郵給這位讀者,讓他轉給醫生參考。前兩天我寫過,外傭為丈夫用蜜糖治糖尿病爛腿,因為人在東南亞的鄉下,又窮,只能在家中養病,連酒精都沒有,用煮滾過的溫水沖洗傷口,結果三個月便痊癒,救回兩條腿不用被截肢。
香港的醫院中有細菌,不敢為病人用蜜糖療法,同時病人腿上的爛肉每天增加,醫生沒有一點辦法,只能加快割爛肉和細菌賽跑;換一個鏡頭,在東南亞的農村裏,窮人的空氣中反而沒有細菌,便宜的蜜糖療法把病治好了,這屬於甚麼現代醫學案例?
病人家屬的上一封信,說已經第二天約了見醫生,商量讓患者使用蜜糖療法,那一天是 11月 4日,我一直在等,直到今天,再也沒有收到回信,醫生是甚麼意見,大概也可以想像到了。在和這位讀者的通信過程中,我想起自己的老母親和大姐在醫院中的辛苦,很感慨,讀者的信裏說,患者因為太痛,不肯洗傷口,我寫信給他說:「請患者一定要洗傷口,很痛,我也試過,要忍,但洗完後,塗蜜糖,要和醫生好好商量,既然醫生沒有辦法,蜜糖又沒有害,是否可以請醫生通融?……」
我試過因為意外受傷,天天洗傷口,洗了一個月,但比起糖尿病人爛腿的痛苦,實在是不能比。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