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過程

一些記者及慰問團隊去慰問地震後的生存者,鏡頭對一個在醫院病床上,看來才小學年紀的小姑娘,幾個大人輪番對她說:要好好活下去!要好好活下去!小姑娘沒有回一句話,滾圓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一點童真。這個年紀的孩子,更熟悉,更習慣的是大人們輪番來對她說:「你冷嗎?你熱嗎?你餓嗎?你飽嗎?」什麼叫好好活下去?是白雪公主吃了老巫婆的毒蘋果嗎?
一個孩子在地震的幾秒之間就長出了成年人的感懷與滄桑,而且必須變成為活下去而奮鬥的勇士,這比任何的魔戒故事都魔幻、感人、悲壯。死亡的來襲是不分年紀的,對死亡的無知,更不分年紀,因為無知,便不懂得珍惜。
我父親在北京病危的時候,母親不在他身邊,眾兄弟姐妹也在香港,只有我偶然出現在他的病床旁,父子倆誰也不知道即將永別,我那時候已是卅歲的人,仍然把無知當純潔,後來父親兩天後去世,這之後,由於想知道父親去世後去了什麼地方,才開始接觸宗,而那個時候的我,只會地告訴父親:「我去替您找一個壽星公吊墜掛在項上吧。」我還記得父親很高興地點頭。父親當時在北京一所醫院,大冬天,我去天壇附近的古董店買壽星公玉吊墜,結果因為傳統上沒有這類工藝品,所以空手回來了。可惜父親是位無神論者,否則提醒我去請一個玉觀音吊墜多好,起碼做兒子的我,這麼多年來不會再耿耿於懷。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