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酸新聞

地震中,一所又一所的學校倒塌,被活埋至死的師生成百上千,有一所學校本來有學生一千多人,劫後只剩下一百多人。重新上學那一天,一個女學生哭說:「幾天之後就要考試了,可是媽媽被壓死了,我一定要好好考試,要對得起媽媽。」有兩個女學生跪在學校的廢墟上哭悼念被壓死的老師,怎樣勸也不肯起來;有一個九歲的小男孩從倒塌的樓梯上背出來兩個小同學……
看新聞,看得鼻酸。最可憐,最無辜的是這些學校的老師與孩子們。學校大樓是豆腐渣工程,那些承建商與監工者都應該被捉去槍斃。大陸很多建築工程都由農民承包,這些農民之前從來沒有進過學校,別說什麼「大學」「建築系」了。不止農村、小鎮的建築由他們施工,連城市面很多大樓也由這些膽大包天的農民建築隊承包施工,朋友用兩百萬買回來的樓房連牆都是歪的,這都是我親眼看見。兩年前在大陸,兩百萬的樓房已經屬上品,但都只不過如是,在小鎮的樓房質量可想而知。我還在一個鎮的政府招待所住過,那面的廁所、水盆應有盡有,但全都不能用,因為面塞滿了工人隨手拋棄的水泥,都已經結成厚實的水泥硬殼。農民施工隊可恨,監工的更可恨,批准驗收這些樓房的幹部是十倍可恨。這時候最懷念的人是達賴喇嘛,我不指望他的偽善可以改變人的道德觀念,但我希望他的神權統治可以實現,然後把這些人的「濕腸、人頭、人皮」全奉獻出來公祭亡魂。惡人自有惡人磨,但願他們互磨,磨成如地震後的殘垣敗瓦,在人類社會中灰飛煙滅!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