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豬流感一劑起效

治豬流感一劑中藥起效

我不怕沙士,更不怕豬流感。

有關豬流感的消息,近日鋪天蓋地傳來,我不知道讀者們怕不怕,但我一點也不怕,因為我知道早在一千八百年前,中醫已經擁有醫好流感的方法,而且是一劑藥便見功效。

我不怕,但我慨歎,慨歎中醫學沒有發揚。如果中醫學得到發揚,我相信沒有人會怕沙士,沒有人會怕豬流感,但特敏福和疫苗的生產商會很害怕,害怕藥物沒人買,失卻巨大商機。

容許我先說一個故事,故事發生在一千八百年前的東漢末年。

張先生是故事的主人翁,他在漢朝做一個地方官。有一年,張先生的家鄉發生流感(當時叫「傷寒」),他的家族因此死了三分二的成員,他很傷心,但他把傷痛化成了力量,發奮鑽研醫學,終於寫下曠世巨著《傷寒雜病論》,對此後的中醫學影響至深至遠,他亦因此名垂千古,被後世尊稱為「醫聖」。對,故事的主人翁就是醫聖張仲景。

在《傷寒雜病論》這本曠世巨著,有一部份篇幅就是傳授感冒的醫治方法,由普通感冒到類似沙士和豬流感這些流行性感冒,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有效的醫治方法,只要診斷正確,絕對是一劑藥就見效的。

而正確的診斷,絕對無須要知道感染到哪一種病毒,只要知道病人出現的症候群,例如發燒時有汗抑或無汗,怕風還是怕冷,骨節有沒有疼痛,是否兼見喉嚨痛,咳嗽時吐白痰還是黃痰,口渴還是不口渴等等,就可以開出處方。

我們一向被灌輸病毒很可怕,必須弄清楚病毒的類型,然後研發對應的藥物把病毒殺死,現在我居然說無須知道是哪一種病毒,就能夠醫好流感,你也許很愕然。我再說一次,的確是無須知道是哪一種病毒,就能夠醫好感冒,由普通感冒到沙士和豬流感這類流感都能夠醫治好。

因為中醫醫治感冒(不管是普通感冒抑或流感),目的並非殺死病毒,而是增強身體的抵抗力,令身體的抵抗力足以把病毒驅逐出體外(中醫叫「袪邪外出」,中醫把侵犯身體的外界致病因素統稱為「邪」),身體經此一役,自能產生對應該病毒的抗體,從此不會因為該病毒而患感冒。身體的抵抗力是對付病毒的最佳和無可取代的武器,感冒患者出現的症候群,無非是身體抵抗力在努力驅逐病毒(中醫又叫「正邪相爭」)而未能成功的表現,中醫出手目的就是增強身體抵抗力,把病毒成功驅逐出體外,達致「正勝邪敗」而矣。

因此,中醫醫治感冒,重視的是身體抵抗力,而非病毒。病毒千差萬別不要緊,只要病毒入侵,不管哪一種病毒身體抵抗力都會奮起抗敵,只要依照出現的症候群來選擇處方助抵抗力一臂,就能一劑藥馬上見效。

如果執著要知道是哪一種病毒,執著要用藥殺死病毒或注射疫苗,就誤入岐途了!

第一, 病毒雖是微生物,但始終是生物,凡生物都有求生的本能,被殺就會千方百計求存,所以會變成有抗藥性,或者會變種,甚至變得更強悍;因此,越殺病毒,世上就越多新型病毒!

《太陽報》在2008年3月30日報導:「歐洲疾病控制中心報告指出,用於應付流感大流行的藥物「特敏福」出現嚴重抗藥性,更有國家的流感病毒對特敏福抗藥性接近七成。」

第二, 殺死病毒的藥物,當病毒一變種或出現抗藥性時,藥物便馬 上失去效力,而研制新藥需時,在研制成功前,新病毒也許已肆虐人間了。到新藥研制成功,新病毒因為被殺又會再變種,結果我們想殺病毒,反而被病毒牽著鼻子,弄致疲於奔命。

第三,注射疫苗也有類似的情況。注射疫苗是把少量病毒注射入身體,藉此刺激身體產生抗體,希望從而能預防染上流感,但問題是一種疫苗只能對付一種病毒,如果注射疫苗後病毒變種,便馬上完全失去預防作用,到相應的新疫苗研制成功時,病毒又可能再變種了。

第四,無論殺病毒的藥物抑或疫苗,都可能導致嚴重的副作用。例如特敏福,除了能削弱人體的天然抵抗力外,亦能使人出現從高處跳下的衝動,《東方日報》在2009年5月29日報導:「日本零七年便有數名青少年懷疑服用特敏福後,出現顫抖、大叫、無故大笑等異常行為,更有人萌生自殺念頭,從高處墮下,故當時曾禁止醫學界向十至二十歲青少年處方特敏福…………同時,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曾接獲逾百宗服藥後,出現幻覺及精神紊亂等副作用的報告。」

至於注射疫苗,其實際效用亦不斷受到質疑。綠色生活教育基金主席周兆祥博士,寫了一本書叫《免疫針危害健康》,書中引述很多外國的統計數據,力陳疫苗不只不能預防染病,而且反而嚴重損害健康;書中(第31頁)談及一位叫J.W. 霍奇的美國醫生,他被政府任命做紐約市洛克波特區的公眾疫苗注射總監,負責推行免疫針運動,他後來收到大量打針染病及死亡的報告,非常內疚,於是寫了《疫苗的迷信》一書。

而我的看法是,身體抵抗力夠強,病毒入侵時身體自會生產抗體應敵,因此抵抗力強壯的人注射疫苗根本是多此一舉;而抵抗力不足的人,本來沒有能力產生抗體,硬把病毒先注射入身體來催谷抗體的生產,就好比用鞭子鞭打一隻疲憊不堪的驢仔,勉強驢仔繼續上路一樣,驢仔的下場必會更加孱弱,甚或癱瘓,甚或一命嗚呼!想想驢仔的下場,我們就不難明白為什麼有些人打了疫苗後副作用叢生了。

中醫有一千八百年成功醫治流感的經驗,為什麼還要冒副作用的險呢?中醫說「正氣內存,邪不可干」,你的身體抵抗力夠強,「邪」就不能侵犯你。對付病毒的最強最有效武器,是你身體的抵抗力,而非殺病毒的藥物,更非疫苗。身體的抵抗力夠強,就算病毒入侵,身體也能自行產生抗體應敵,而不會出現病徵;當身體的抵抗力應付不來而出現症候群,就按照所出現的症候群選擇中藥處方來增強抵抗力,把病毒驅逐出體外。根本無須知道病毒的類型,也無須殺死病毒,因此病毒不會出現抗藥性,也不會因被殺而變種求生,以致出現越來越多新病毒!

中國《憲法》明確規定「發展現代醫藥和我國傳統醫藥」,衛生工作方針規定「中西醫並重」,第56屆世界衛生大會通過的《世界衛生組織傳統醫學戰略》支持使用傳統醫學:「並根據本國情況將其納入國家衛生保健系統」,而中醫在香港也有法定的醫事地位,為什麼當局在防治流感這件大事上,竟然當全港中醫隱了形?竟然對中醫學隻字不提?

只要中醫學能發揚,流感就不致死人,但中醫學要發揚,難比登天!

如果當局採用中醫學來預防和醫治流感,那麼用藥殺死病毒和注射疫苗的做法就可能要靠邊站,普通感冒發燒絕不隨便使用抗生素(濫用抗生素正是削弱身體抵抗力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就牽涉太大太大了。市民對一向所崇拜的西醫學馬上信心動搖,萬千醫療工作者的既得利益備受嚴重威脅,醫療官員的處境將非常尷尬,很多曾發出嚇人言論的西醫學權威沒法下台,藥商和疫苗生產商失去天文數字的生意,你說怎麼辦?你說怎麼辦?

由於有太大既得利益、面子和權力的考量,就算死很多人(好像六年前的沙士),就算擺明沙士時香港的死亡率錄得17%,而廣東省僅錄得3.8%,就算明知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收治的60例沙士患者,無一人死亡,醫護人員無一人被感染,當局也絕不會提倡用中醫學來對付流感的。猶幸,香港有寶貴的言論自由,現在又有互聯網科技,有志發揚中醫學者,仍可奮發有為,我相信只要言中有物,市民中必不乏知音人的,願我們互勉!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