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事件

一個二十八歲的北京大漢,闖進上海一所公安局,捅死了五個民警。事出於大半年前,警察懷疑大漢所騎的自行車是贓物,但最後確認他的自行車屬於租借來的,這時大漢已經被扣留訊問達六個小時。
我也與上海警察發生過兩起接觸。我曾經在本欄提起過,一個上海商人用他的黑牌車載我去吃飯,途中,在徐家匯馬路中心,我乘的車被一輛從旁邊線硬切過來的房車截住了。這輛車與我坐的車從外形、顏色到車牌號都一模一樣,原來這個商人朋友的車來歷不明,車牌是通過「關係」弄來的,但每次違規抄牌,警察罰的都是對方那輛真車牌的主人。今天我把這個故事講下去,用我自己的經驗分析一下那個北方大漢為什麼會發狂殺警。
商人朋友的黑車牌如果沒有一個貪污的警察,他是拿不到的,有了這個因,便有徐家匯那一幕。回到徐家匯,那個商人朋友自己不在車上,對方那個真牌主衝下來,拉住我們車上的司機,並且一手拔走車鑰匙。我剛從香港到,遇見這戲劇性的一幕,除了抓抓頭皮,覺得刺激好玩以外,也沒有什麼可做,於是準備從馬路中心走回馬路邊,叫的士走人,但我還沒來得及起步,對方車主已經將我的領口一把扯住,堅持要我一起去公安局。我只是個乘客,髒車司機已經逃不掉,從他身上便可追究髒車車主的責任,抓我幹什麼?於是開始拉扯,過程中來了一個打手一般的大漢,我以為是便衣,稍後又來了軍裝,再下一個鏡頭,我已經被抓進了公安局。其間,我發現審理這起糾紛的幹警是真車牌主的朋友,而且已經議論好,準備把我「按照程式,扣押四十八個小時」。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