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院的制度

繼續轉載 Polly的來信:「……現在他這樣危險,為何不能安排去 ICU呢?醫生無奈說,他們亦有此要求, ICU醫生亦來看過,但都未能安排,(醫生說)因醫院資源有限,其次 ICU是醫一些危急及可醫治的人。言下之意, ICU認為我親人是沒法醫治,所以就這樣放在大房。我知大房醫生都是盡力去幫他,但基於設備及人手照顧下,有時都不能即時幫到病人。醫院為何不為病人設想。我們家屬這兩天不停在病人耳邊說,你不能放棄,要堅持到底,只要有此信念,想必還是有希望的。衷心希望醫院 ICU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尚有生命之病人,用你們之良心為病人設想一下,亦體諒病人家屬之心情。 Polly」
Polly的 11月 12日來信結束,到了 11月 13日,她的親人便走了。
醫生人手不夠,資源不足,香港社會在這方面都在積極解決中,唯獨是大家對醫院的信心。我和大家一樣是個小市民,從小市民的角度想探討一下:香港醫院的制度可以進步嗎?又以我大姐的不幸為例,回顧我大姐的換髖骨手術,有沒有可能是手術出錯?這裏先不講追究責任,如果是手術出錯,應該讓後來的新醫生瞭解是甚麼步驟出了問題。
(《蜜糖治爛腿的來源》之十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