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的佈置

殺五警的北京大漢姓楊,二十八歲,在上午九點四十分許,攜帶三棱軍刺刀、榔頭、噴霧劑、防塵面具等,闖入上海市閘北一所公安局,先在門口點燃了八個用啤酒瓶自製的燃燒瓶,製造混亂並刺倒了前來制止的保安,然後在公安局一樓刺倒四名民警,隨後沿樓梯上樓,先後在十樓、十一樓和二十一樓刺倒五名民警,他見警就殺,唯獨放過女警,死傷的警員都是喉嚨和胸肺部被刺,膈肌肝臟損傷,刀刀正中要害。
閘北公安局靠近上海火車站,從北京到上海的火車一日當中有很多班,從早上七點至八點到站的有五班;九點至十點到站的有兩班,分別是九點十四分和九點二十分。往後,便集中在傍晚六點後。楊某於九點四十分開始殺人,應該是坐了九點十四分到站的那班火車,花二十分鐘直奔公安局,如果坐七點多的火車到站,到公安局時還不到八點,文職警察還未上班,而這次死傷的全是文職警察,年紀基本都是三十五歲以上。其中,有管警察電台的、通訊設施的、負責接待的……他們在擒拿格鬥方面比較差,如果過了六點後,他們又已經下班,楊某精確地衡量了對手的力量,決定避開年輕幹警。三棱軍刺刀是為殺人而設計的專業武器,一進入人身體,便從三面刀槽處帶入空氣,人的身體內部呈真空狀態,有空氣進入,便產生氣壓改變,鮮血會像噴泉一樣噴射出來。噴霧劑用以解除被襲擊者的抵抗力,以便受害人在忙保護眼睛與呼吸道時,楊某得以乘機攻擊。防塵面具是保護自己不受煙霧影響的措施,榔頭可以攻擊和砸門。
這是一樁極其講究細節的謀殺。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