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此為記

四川大地震還不停有餘震,廣東已經開始發大水淹死人,連我們的家,香港,也連續下了幾個星期的暴雨,不知道其他人有什麼感覺,我自己感覺就好像自然界在醞釀一場更巨大的山崩海嘯,心暗暗發怵,但是又不敢承認,所以把家中窗門關得緊緊的,表面上是防風擋雨,潛意識中,是把可怕的電閃雷轟擋在不堪一擊的玻璃窗外,其時,心中其實非常明白:地球上再堅固的房子,都有可能在幾秒之間消失在空氣。大自然如果要向她的不肖子孫討回公道,世間有什麼人力可以阻擋得住?地球上還有什麼「世間」?
狂風惡雨中,朋友們到我家喫茶,暴雨瘋狂地襲擊玻璃,聲音大得把談話聲也覆蓋了,逐漸大家都不再說話,都盯窗外看雨,風承托起一陣又一陣的雨從窗前颳過,好像一群群影子武士在一陣陣看不見的魔力下擁簇前赴後繼。我看見大家的眼神都漸漸變得暗淡,終於有一位客人喃喃地說:「九月開始,我們去旅行吧,不要待在沿岸城市。」大家不解地看她,她說:「網上流傳一個預言,九月十三日還有一個更大的災難,到其時,沿海的大部份城市都會被毀滅。」於是大家都認真地討論國中那一塊地有可能是福地淨土,一班有育有成就的成年人沒有一個敢把這「預言」斷為謠言。不是沒有足夠的知識,是因為害怕,人類對大自然已經做了足夠的破壞,大自然已經有足夠的理由反擊,人類已經沒有了底氣。廿一世紀初,站在科學前沿的地球人生活在最原始的動物性的恐懼中,以此為記。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