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了鬼王

我在上海公安局被拘留了近六小時後,快到午夜,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兩個漢子一前一後闖入公安局大門,問知我們所在的辦公室後,堂然開門,逕自走到審訊我們的頭兒面前。這個「堂然開門」,還得再細緻描寫一下:當時,坐在辦公室的人乍聽「」的一聲,包括頭兒在內的一干人等嚇了一跳,本能地望向辦公室大門,只見公安局的辦公室大門竟然被來者一腳踢開,坐在辦公桌後「審」了我們大半天的頭兒不但不因來者蔑視公安的威嚴而憤慨,反而唰地從桌子後站了起來,板了六小時的臉剎那間掛上討好的笑容,衝來者卑微地點頭哈腰。踢門的人顯然只是一個出手出口的人,他身後一聲不響的人身份才真正顯赫,只聽見那個踢門的人向瞠目結舌的頭兒說:「在電話都跟你說過了,是自己人,還搞什麼搞?!」
就這樣,六個小時的渴、飢餓、焦慮、憤怒、恐懼,就此結束,未來四十八小時的「行政拘留」也不再提起,無辜的乘客重新恢復無辜乘客的身份,痛痛快快地從公安局大門走了出來。
痛快!那個一腳踢開門,真是說不出的痛快!這是同行的人打了六個小時電話的結果,終於接通了天線,就像打撲克牌鬥大一樣,整人者與被整者互相出牌較量,而這次摸到一隻鬼王的,僥倖是我方!
北京大漢楊某沒有那麼僥倖,在社會最底層的他,永遠沒有摸鬼王的機會,他如果要把痛苦換成痛快,沒有太多的選擇。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