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紅熱的驗方

有一個孩子因為猩紅熱而走了。猩紅熱並不是難治的病,但是我們的醫療系統疏忽了,以致引起了悲劇。我想起了一件叫人難過的往事,那一年,我剛進入 TVB工作不到六個月,突然,我聽說我們的台長重病了,再過不久,他的死訊便傳遍了五台山。他過世以後,我聽說,他的病是去了印度旅行一趟之後得了怪病,香港、美國的醫生都無法治好,美國的醫生還是特意花了大錢從老遠飛過來的。沒多久,又聽說他的夫人去探病的時候,曾經帶了一個蜜瓜去讓他切,取其意「切勿瓜」─香港話「千萬不要死」的諧音,但是他還是走了。我當時只是一個小小的 potato,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馬鈴薯,我沒有見過老闆,老闆也根本不知道有我這樣一個小小馬鈴薯,但是我心裏不好受,一直記到今天。後來,聽說他的死因是在印度旅行的時候感染了「阿米巴菌」,「阿米巴」我記得,當年我只要瀉肚子,我就去藥房買一瓶「阿米巴」藥片,只需要十元八塊的代價,但是任何瀉肚子的病,即使是感染了「阿米巴菌」,吃兩片這種藥丸便好了。
再後來我又聽說,當年香港、美國的醫生都沒有想到他感染的是「阿米巴菌」,因為大家都以為這種菌已經絕跡人間,誰都想不到一個重要的人會惹上一個普通的病,直到他走了以後驗屍才發現真相。
(「猩紅熱的驗方」之一)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