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死亡對視

飛機壞了,輪子飛脫,機長決定在印尼海面下降,希望利用水的浮力緩衝飛機的下墜。空姐安排強健的男乘客坐在門邊,只等一聲令下,便大力踢開機艙門。我的同班同學小方正好在這班機上,她從窄小的窗口看下面的海,直覺告訴她,如果飛下去,決無生存機會。
當小方的女兒們才幾歲的時候,她已經開始育孩子認識死亡:媽媽經常要飛,如果有一天接到媽媽不在的消息,第一件事是打電話給爺爺。小方是位生意人,卅歲出頭已經賺兩千萬,但也因為太年輕而輕信,以致要離開自己一手創建的廠。小方進了醫院,難過得準備自殺,她一隻腳跨出了窗台,窗外天空點點繁星,街道上一串串的車燈有如人間的銀河,小方想起自己年輕的生命,不願意草草為自己的命運定格,於是又把已經在發抖的腿縮了回來。在後來的歲月,小方重新站了起來,可是又遇到了迫在眉睫的空難,眼前,空姐為大家派發紙筆寫遺書,大家用吹氣救生衣,偏偏小方的那件救生衣是破的,一面吹,一面漏。飛機仍在海面盤旋,準備把油箱面整整一噸的油漏光,好讓機身輕一點,小方從窗口看見,油在海面形成了一個大圓圈,在圓圈被海水沖散之前,飛機便要往下俯衝,機艙哭成一片,而小方卻出奇地冷靜,在她心出現一句話:「我知道,也確信,世界上每個人都沒有必要死得辛酸和怨恨。」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