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酒「甘草葛花茶」

心情鬱悶,看本好書、看齣電影、聽聽音樂、和好朋友在一起吹水、或者大吃一頓都是個解鬱的辦法,不過有時候是例外,比如有家餐廳明明曾經給你留下很好的印象,等你再去,發現餐牌依舊,但是食物全變了,這時候只會徒增煩悶。「板長」就是一個例子。

曾經有一段時候,銅鑼灣「板長」來過一位日本師傅,這時候的食物質量是最好的,鱔魚飯的鱔魚是日本野生的,比起在大陸魚塘餵避孕藥的鱔魚,野生鱔魚比較短、比較窄、肉很鮮、肉上面的紋比水塘養的深色也比較密,日本師傅走了以後,野生鱔魚成絕響,換成廣東水塘養的,可是價錢一樣;連墊在魚生片下面的紫蘇葉也和以前不一樣,葉子上有因為不新鮮而出現的黑斑黑點,我老婆說,日本師傅在的時候這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我老婆的心情比我還鬱悶,吃了這一頓飯,第二天,她和一位同行的小妹妹都上吐下瀉。老婆心情不好,做老公的不會有好日子過,所以我更鬱悶,加上工作壓力,連兩邊肋骨也痛起來,這是典型的肝郁,就這樣痛了幾天,出現了奇蹟,令心中鬱悶一掃而空。那個出現奇蹟的晚上,正和肥艾迪與白蓮達一家小聚,席間,我拿出一瓶同事場記阿西送給我的玫瑰露酒,才嘗了一小口,等酒在舌頭上化開的片刻,我已經發現這酒不尋常,濃濃的玫瑰香隨着甘醇的酒緩緩發散出來,和我以前喝過的「天津玫瑰露」完全是兩回事,我看了一眼牌子,原來是香港最古老的名牌酒作坊「永利威」的出品。
現在的香港人知道「永利威」的已經不多,要謝謝《飲食男女》的介紹,如果沒有這本出色的飲食雜誌的發掘,我和很多劉伶都沒有這個口福,我敢說,這是我喝過最好的酒之一。一頓好飯,一瓶好酒,會立時改變一個人的情緒,一個小時以後,我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發現:痛了幾天的兩邊肋骨已經不痛了,好飯好酒好朋友當然有幫助,但是中醫中藥說,花香可以化鬱悶之氣,所以玫瑰的香味正好仗着酒性把胸中的鬱結打開,換了其他的酒,可能就沒有這個作用。當然,喝得太多也會有反效果,那個晚上,我也只喝了幾小杯罷了。
喝酒要懂得化酒,特別是經常喝酒的同志(是酒同志,所以一般的同志們不要擔心),否則會有「酒毒」,所謂酒毒者,即關公臉、或者臉色蒼白、心悸、頭痛、嘔吐、頭暈,所謂宿醉是也;我會在喝酒之前、之後喝一壺葛花茶,就把酒毒適時化掉了。
葛花茶:葛花一把,大概四分之一両,甘草兩片,用滾水當茶葉沖泡,煮也可以。
葛花在油麻地「安康寧藥房」賣五元港幣一両,雖然才五元港幣,藥房的職員會殷勤招呼。五元港幣可以買東西,加上「永利威」,你會以為時光倒流。

嚴說養生 2012年02月10日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