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隔世

小方曾經是我半個同行,從學校出來後,她做過電影化裝,但只做了很短的一段時間,便改行學做生意去了,在新的天地她發揮了自己的潛能,做得很成功。
從中學時代分開到現在重新見面,中間隔了多少年?呵呵!不堪回首,一年數一根手指的話,手指加腳趾都還沒有加完,只記得同學們當年去郊外旅行的那個「郊外」,現在已經是一片高樓,從前蔚藍的天,現在已經穿了一個大洞。從這個角度去評估的話,兩人的見面可算是恍如隔世,在恍如隔世的恍惚中,小方又講出了一段幾乎機毀人亡的經歷,更加有如隔世中的隔世。從機長宣佈飛機要迫降開始,飛機上兩百多人足足憋了兩個小時,兩個小時的死亡威脅,那種恐怖畢生難忘,儘管小方已經準備好帶尊嚴離開這個世界,但平安後,那種陰影其實還像鉗子一樣在無形中緊緊鉗住自己的心,直到一個星期後,她看見電視新聞報導:一架同一航班同一編號的飛機真的遇上空難,兩百多人無一生還,在那一剎,她自覺一道寒氣從背後升起,一直升到頭頂,頭皮都冷得發麻,然後終於放聲大哭,好可怕!真的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又走了回來。更可怕的是後來掉下來的同一航班同一編號那班飛機,「好像上天一定要收走一班人」,她說,還在害怕。
我問她,在很可能是生命盡頭的那一刻,為甚麼可以那麼鎮定?她說,因為看過一本書,叫《西藏生死書》。人人都怕死,但小方在死亡的逼視下保持了尊嚴,我很佩服她。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