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

在長春電影節上遇到一位從上海來的大學生,五分鐘後,大學生主動帶入一個話題:巴西預言家。這位巴西預言家「朱瑟諾」就是這樣風靡大陸、台灣和香港三地。
預言是一種特異功能,對老朱來說尤其是這樣,他自稱從九歲時, 1969年開始,便在做夢時夢見將會發生的事,而在十九歲那年,他遇到了巴西預言聖人方撤士高.沙必士,他的預言能力便提高了,所以沙必士是他的恩師。我對特異功能現象已經關注二十多年,社會上對特異功能真假意見各有所持,但八面來風,自己掌舵,以我的觀察與體驗,特異功能是真的。我相信老朱有異能,但無法證實他是否從九歲開始就有象,他說沙必士與他在 1979年見面,有名有姓有日子,自那一天開始,他自稱世界性的災害與事件在他的預知夢中逐漸增加,以我的理解,是沙必士開了他的預言功能。
每個人都有特異功能,是與生俱來的,但我們不意去運用,猶如一隻多餘的肢體,不用便退化了,比如在電訊發達的今天,有誰會放棄電話而用心靈感應與親人朋友溝通?我認識一位在昆明大學物理的授,退休後用微薄的退休金去培養開發小孩子的特異功能,有很好的效果。
周星馳的《長江 7號》中有一位肥妹演員,幾年前在一個很奇特的因緣機會下,在泰國被動了一個算命的功能,奇怪的是有另外一位二十多歲的香港年輕人,認識她以後,因為好奇而詳細詢問她的算命心法,不久後,這位年輕人的功能也居然被開發出來。
這都是我生活圈子中發生的事。總而言之,我相信老朱會預言,但有幾成真幾成假,幾成準幾成失敗,只有日久知真偽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