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四季的日子

二哥終於聽我的話,願意飛到新加坡以外求診,但還是在出發前去找醫生開了一個月的鎮定劑,就是那種令他病沒治好卻上了藥癮的東西。長期服用鎮定劑會上癮也是常識,那個新加坡醫生怎麼可以隨便就開了一個月的劑量?而且他明知道病人已經因為服用這種藥物而健康狀況日下。在這危險邊緣救了我二哥一命的還是我二嫂,當二哥還在抗爭的時候,是二嫂拍板,立即買了兩張機票,讓二哥「飛越瘋人院」。
身邊人對自己的健康影響極大,我的可貴的朋友們知悉我二哥的情況後,雖然並不認識我二哥,卻立即開朋友網,讓認識和不認識的朋友都一起來幫我二哥。情緒病人就是因為畫地為牢,把自己禁閉在一個沒有陽光的角落。朋友的關心當然可以帶來陽光,但更關鍵的,是他自己得讓陽光照進心。天上掉下來一個餡餅,自己還得動手去撿;上帝把牛扒送進你的嘴,自己還得有個意願去嚼去吞。所以,即使找來了最好的醫生,家中有最賢慧的妻子,身邊有最好的朋友,自己缺乏了好起來的意願,一切也只會是白搭。
二哥沒有嗜好,嫖賭飲吹不好,琴棋書畫、行山游水、鋤大地打麻將、逛公司旅行,宗氣功、音樂電影、小說詩歌、任何人類從前/現在/未來創造出來的種種娛樂和消遣、或高級或低俗、或流行或偏旁,他都不沾不好。自從新加坡醫生無端說他眼睛退化結果又割掉什麼之後,他連漫畫卡通都不願意翻開看一眼,難怪他會抑鬱,我更擔心二嫂也會因為他而悶得嚴重抑鬱。
如果自己不能一個人生活,最好時時照顧到身邊人的感受,要學會多點感謝身邊人對自己長年累月做出的貢獻。身邊人不是傭人,照顧了自己生活後,付給她月薪便可打發,身邊的人需要你的支持,通過你的感謝,她、他才會感受到照顧你的價值,以至於自己生存的價值。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