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根據的頑固(之二)

我把 Kit的來信傳給紅蓮,紅蓮回信:「其實每個醫生的觀點都不一樣,例如我甥女也是甲亢,在同一個醫院看另一位醫生,他就認為川貝湯不但沒有用,還唔得兼無根據(沒有根據)。」
醫生大人,讓病人試試一個簡單無害的食療又如何?在您的監護下,能出甚麼差錯?很多病西醫無法治,這又不是甚麼秘密,坐在椅子上,每天重複的告訴病人:「甲亢藥要終生服用,無法根治」,有甚麼樂趣?還病人一個希望可以嗎?記得病人是個生命嗎?一個食療可能無法治好所有的同類病,但那怕只治好了一個,還是無比的重要,病人不單是一個個體,再卑微的一個生命,他的後面有家人,有愛他的人,有他愛的人。我記得看過阿爾伯千奴早期的一部電影, And Justice For All,香港翻譯好像是「義勇急先鋒」,他在裏面演一個律師,其他的律師都在每天混日子,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能自保,是最好」,但是他演的律師完全不接受這種態度,當大家要放棄的時候,他堅持說:「他們是人!是人!」
明明有效的一個民間療法被一棒打死,謂:「沒有根據」,不是這個療法的錯,是保守醫療制度的錯,是人心的錯。明天我要介紹一個治眼睛發炎的民間療法,更不可思議。

相關文章

  1. 我有甲狀腺囊腫10時幾年了
    若吃川貝湯可以改善頸腫嗎?
    困擾我好多年了
    從沒吃過西藥
    無意間看到您的版頁
    我之囊腫是否有效
    謝謝!

  2. 我有甲狀腺囊腫10時幾年了
    若吃川貝湯可以改善頸腫嗎?
    困擾我好多年了
    從沒吃過西藥
    無意間看到您的版頁
    不知囊腫是否有效
    謝謝!

  3. 想請問川貝(川貝母,浙貝母及尖貝)種類很多,請問用那種才對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