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說養生 「紅狗豆漿」的故事

「紅狗豆漿」,其實應該是「紅枸豆漿」,紅棗枸杞豆漿的意思。這是我外母教的,她在我家做這個「紅枸豆漿」的時候,講了一個有關她的二舅爺的故事,二舅爺住在四川的一個大山裏,會巫術,如果你在做豆漿的時候得罪了他,他一念咒,「紅枸豆漿」就成了「紅狗豆漿」:一鍋豆渣湯。念咒,當地叫「枷」。下面是外母講的真實的經歷:
「二舅爺是我生母的親二舅,母親常說,『拉住舅舅的手、聞到母親的香』。小時候,大人要我叫他二爺,二爺高個子,高鼻樑,臉部輪廓分明,當時,家裏除我外公是教書先生外,就二爺是個有文化的人了。二爺的文化愛用於歪門邪道,不知道他搞的啥邪門咒語,村子的人說他會『枷』,烹調時被『枷』了,推磨的推不出漿粉,把磨齒給冷住,米飯饅頭蒸不熟,做豆腐、涼粉、豆漿""他用法術會給整成一鍋湯。」

磨齒給冷住,就是兩片磨上下黏住推不動了。外母說,其實是水加的不夠,但是村裏的人都習慣了說是二爺在搗鬼。連二爺的媽都害怕二爺搗鬼,每逢做饅頭包子、做好吃的東西,都要在灶門上、在蒸籠上用菜刀來回劃叉,口裏還要念念有詞,這時候,如果二爺真的下過「枷」,「枷」被人解了,他自己當場肚子會疼。但是外母說,她小時候見過煮不熟飯的廚子急得團團轉,倒沒有看見過二爺喊肚子疼,可見二爺的法術厲害。

我在廚房裏聽得津津有味,外母說的經歷,是《哈利波特》的真人版。

外母繼續說:「二爺很疼愛我,我也愛他。二爺享年剛過花甲,我的印象他已是又老又瘦。二爺嚥氣前,我為他理髮整容,二爺死了,我父親為他淨身穿衣,他一身乾淨整齊的長衫,面容安詳地上路。」
我眼中出現了電影《禮儀師》的場面,在我們生活的城市中,這種親人之間的情都被淡化了。

「二爺走後再沒人懂『枷』了,再沒聽說過蒸不熟饅頭包子、煮不熟飯、磨不出豆漿、做不出豆腐的事情。很多事情後來的人都不會知道了。從我們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很多往事也忘記了,但我會記住二爺的。」
外母說,農村還有人會『枷』,她姪女的父親就會,只要有人到她們的魚塘偷魚,他父親只要在塘邊轉一圈,保證魚兒不上鈎,讓小偷空着笆籬回家。
外母說完現代版的《哈利波特》,「紅枸豆漿」已經做好了,真好吃,絕對不是「紅狗豆漿」。

紅棗枸杞豆漿
黃豆一把,大約 50克,紅棗、枸杞大約各 20克。
1.把黃豆泡在清水中一個晚上。
2.將泡好的黃豆加入適量清水,用攪拌機攪拌,黃豆打磨得愈細滑愈好。
3.將豆漿從攪拌機中倒出,用紗布袋過濾。
4.把枸杞和去核的紅棗放進濾渣後的豆漿中,中火煮滾後,用小火慢慢煲十五分鐘。

如果不過濾豆漿,連渣一起熬煮、飲用,豆漿的營養會更豐富。「紅枸豆漿」喝了幾天以後,臉色紅紅潤潤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