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說養生 銀耳紅棗湯之夜

台灣有一位叫司馬中原的作家,寫過很多以鄉野傳奇為情節的小說,我很愛看,那些匿藏在遙遠的炊煙下的故事,真真假假恍恍惚惚的,把人聽得汗毛都豎起來,有時候,故事的後面好像還想講出一個說不出的道理。我外母也擅長講這類故事,前兩天,夏至後的一個晚上,她幫我們做了一個銀耳紅棗湯,然後又開講了:

我的啟蒙小學校,其實是一間廟子,叫龍洞庵。庵,應該是尼姑住的地方,不知到從甚麼時候,換成了和尚修練的地方了。龍洞庵有兩個和尚,老者叫唐和尚,年輕的叫任和尚,老和尚不大與人說話,更不與女人說話,倒是任和尚最善交往。廟裏的樑、柱都是馬桑木做成的,那個時候的馬桑樹有現在的黃柏樹大,而現在的馬桑樹既長不高也長不大,成了低矮的灌木,長不成材了。這個原因,傳說是被神仙下了咒語:「馬桑樹兒長不高,一長長個爬腰腰!」腰都「爬」着長,能高嗎?

龍洞庵中那些橫着的樑、豎着的柱上面都雕龍畫鳳、刻着古代的神話傳說,顏色漂亮文化厚重。我們教室的下面第二層是二佛殿,再沿階梯往下,第一層是大佛殿,金碧輝煌很是氣派,菩薩都是慈眉善目,逢趕廟會很是熱鬧。突然,在 63年或 64年的一個夜晚,我已經縮到被窩裏,聽大人們說要去打「老爺」——打龍洞庵的菩薩,我記得當時心裏還在想:「是打老爺的手呢?還是腳呢?」那個晚上以後,龍洞庵變成千瘡百孔、滿目瘡痍,從此再也看不到原來金碧輝煌的佛殿和菩薩,聞不到香紙味、聽不到木魚和敲鐘聲。

過了幾天我聽見母親悄悄和家人說:打老爺最積極的是「李開用」兩口子,李開用尖嘴猴臉,一頭的癩禿瘡,誰要是不聽指揮,他就把禿痂腦殼湊別人的嘴上、臉上去蹭那噁心的癩禿痂痂;他老婆是麻子,他們家小孩也是禿子,村民們背地裏都說他們一家人是一輩禿、輩輩禿。壞事做多了、要遭報應,果然兩年不到,李開用兩口子拌嘴後出手打架,居然拉拉扯扯的到離家百米之外的堰塘上,夫妻雙雙跳下去淹死了。撇下孤兒和年老的父母,這一家子多造孽。

癩禿瘡就是癩頭瘡,這個李開用是個鄉村小幹部吧?誰不聽指揮,他就把頭上的膿瘡瞄準對方的嘴上和臉上去蹭!這樣的人物含義很深,而下場也撲朔迷離,大快人心,典型的鄉野故事。龍洞庵是外母的啟蒙地,後來外母又回去為不識字的村民上掃盲課。她說:「多少次夢回過龍洞庵,忘不了那裏的人和事,忘不了那金碧輝煌的寶殿,還有那一棵三人也難圍抱住的桂花神樹。」
銀耳紅棗湯吃出味道來了。
這個湯很適合夏天,清熱解暑,老少咸宜。
白木耳泡水一個下午,剪去硬邊。
紅棗去核泡溫水 20分鐘。
放八碗水,與木耳同煮 2小時。
最後加冰糖。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