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大火

九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彌敦道嘉利大廈十一樓的老舊電梯起火,造成了香港在二戰以後最嚴重的大廈火災。大火從傍晚燒到翌日下午,四十一人死亡,八十人受傷。在這場香港的世紀大火中,有四位消防隊員體驗了一場畢生難忘的經歷。
四位消防員中,有一位是我的好朋友,且稱呼他為大魚哥,大魚哥已經在消防隊多年,他愛好這份極其危險但又極其有意義的工作。在那個難忘的夜晚,他和三位同袍來回上下大廈樓梯救人之後,再次從橫街約門牌十一號攻入火場。四個人扛沉重的消防水喉,在滾燙的濃煙中艱難地拾階而上,每四秒都需要向自己後頸澆水一次以便降溫,這是頭盔與防火衣之間的防護薄弱部位。誰知到了二三樓間,消防水喉已經被燒爆,前後均是火海,而且退路已經被倒塌下來的樓梯封死,四個人生存的空間迅速縮小,很快氧氣也用光,大魚哥摘下氧氣罩,把口鼻緊貼在地上呼吸。原來在濃煙的覆蓋下,空氣還會在貼地一兩寸的地方流動。情況非常嚴峻,四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即使不作語言的交流,也知道這次恐怕難逃大劫。這時候,樓梯間的牆磚被燒得崩塌,竟然裂開一個人形的牆洞,四個人趕緊跌跌撞撞穿過牆洞,牆洞後面是「中藝」的貨倉,「中藝」是賣工藝品的,地上滿布燒成斷殘爛渣的漢白玉龍、麒麟等工藝品。溫度太高了,電梯被燒得扭成麻花,雪櫃被燒熔,面有一支可樂,被燒得玻璃瓶身拉長。(明天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