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場地獄(續昨日)

四個大漢的眼光停在一尊完整無缺的觀音菩薩塑像上,同樣是漢白玉工藝品,這尊塑像竟然絲毫無損。塑像上方的天花板上有個花灑噴頭,四個人一致認為是花灑噴出來的水保存了這尊塑像。花灑頭中有一層保險玻璃,如果溫度超過六十八度,保險玻璃會自動爆裂噴水。四個人湊近一看,發現花灑頭居然完整無缺。這是在上千度的高溫中,一切都焚毀了以後,唯一保留下來的兩件物品。四個大漢的眼光又不約而同移去牆上那個人形的洞,發現那個洞就在觀音塑像旁邊,輪廓和塑像基本一樣。
大魚哥把那個完整無缺的花灑頭帶回消防局,至今還供在一所消防分局的觀音像旁邊。
這時約晚上十一點,火場已經失去控制,四個人隨大隊收隊。
「一切都有數」,大魚哥事後回憶,「那一晚,一切都與數字十一有關」──他們當晚只能救出十一個人。
十一月,十一樓,十一號門牌,救出十一人。
火場就是地獄,在濃煙與高溫中無法呼吸的災民,看見前來救他們的消防員,會撲上去抓手,攀臂,扯衣服,搶他們臉上的氧氣罩,就像溺水的人會不顧一切抓住來救他們的人,一不小心,大家都會同歸於盡。
大魚哥曾經被三四個半昏迷的災民死命抱住腰腿,大魚哥一面把氧氣面罩輪流按在各人口鼻上幫助呼吸,一面像拖沙袋一樣,把他們從大廈的頂樓一直拖到樓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