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奶育

人到了憤怒至極,擔心之極,鬱悶之極,就開始嘻笑怒罵了。
網上這麼說:「中國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學掃盲,連不懂化學的人也成了化學專家。從大米我們認識了石蠟(用石蠟拋光大米,使發霉米也成絲苗靚米);從火腿我們認識了敵敵畏(就是 DDT,火腿噴了 DDT不長蛆蟲);從鹹蛋,辣椒醬我們認識了蘇丹紅(致癌化學染色劑);從火鍋我們認識了福爾馬林(屍體標本就浸泡在福爾馬林液);從銀耳我們認識了硫磺(熏白);從木耳中認識了硫酸銅(增加重量);三鹿又讓同胞們知道了三聚氰胺(就是氮)。」還有假雞蛋呢?令人皮膚發炎的皮沙發呢?注水豬肉呢?避孕藥魚呢?工業酒精酒呢?……
更多的消息來源說明,如果毒奶中只混有三聚氰胺倒好了,事實上,三聚氰胺的售價不低,那為什麼媒體、廠家、國家品質監督局要異口同聲地說是不法之徒加入了三聚氰胺?其實就是為了掩蓋一個更可怕的問題,那就是加入了其他毒性更大的東西,說穿了就是「尿素」。尿素在高溫下產生三聚氰胺,混在牛奶的結果是蛋白質的含量看似增高了。只加三聚氰胺叫做有良心的大廠,超級造假的小廠是這樣做牛奶的:產奶一千公斤,賣二千公斤,方法──尿素加植物油,加洗衣粉,加水,加澱粉,加牛奶香精,加乳糖。
奶製產品中只有優酪乳( Yoga)是百分之八十可靠的,因為只有好奶才能做出 Yoga。已經發酸的奶做乳酸性飲料;已經發臭的奶做雪糕雪條;臭成粘稠狀的做工業奶粉。
好了,再引用一個笑話,但願還笑得出來:「目前國家把責任推給三鹿,三鹿把責任推給奶農,奶農把責任推給奶牛,警方正全力抓捕不法奶牛。據報導,責任奶牛已攜二奶潛逃,僅捕獲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牛群。目前母牛們情緒穩定。」
好友茂哥這樣評論:「他媽的!這年頭,什麼都要自己去分辨,人類之間的互信公德不知消失到哪兒去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