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狗仔(上)

大陸對宗的政策是既有自由也有管制,這句話講了等於白講,因為所有的國家對宗都持同樣的政策,所不同處是政策落實到基層之後演變出來的差別。由於人和事千變萬化,有時難免會形成灰色地帶,在灰色地帶,當管理者可以放鬆或者強化管制的時候,在大陸,百分之九十九都會選擇強化管制。這時候,因為管理者處理方法的差別,就可能會造成一些遺憾。我因為經歷過,所以有這樣的結論。
幾年前,身邊一位香港出生、加拿大受育的年輕人,突然被兩位從雪山來的活佛認定是他們寺的轉世活佛,要請他回去寺廟舉行一個「坐床」儀式。「坐床」是藏傳佛的一個隆重儀式,經歷這個儀式後,就正式升座成為大活佛、大住持。這位年輕人花名「狗仔」,狗仔三十出頭,結婚離婚,無任何信仰,好吃兩口煙,除此以外沒有不良嗜好,但是也沒有讓人心懾神伏的菩薩行;當時狗仔在上海做小生意,會上網,會講英文,除此以外也不覺得他是一位飽讀經書的儒商。總之,一聽見狗仔居然會是活佛,一群親朋好友個個笑得暈倒在地上。
一段時間以後,大家決定陪狗仔上山入藏。我聽見這個消息,到底是好事之徒,立刻飛去集合地:四川成都,準備包車沿公路盤旋上山。
就在這一班香港人興高采烈的時候,「一個外國人要去西藏古寺坐床」的消息已經從上海傳到成都,又從成都傳到我們要去的藏區目的地。我們還沒有出發,一部警車已經準備在山下設關,等我們的出現了。(待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