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鴆止渴換關節(中)

因為免疫系統失調,以致紅斑狼瘡,到服用太多類固醇而導致髖關節骨枯,這已經是醫療事故了;對於免疫系統,頑固保守的西方醫學本來已經無法治,到造成醫療事故以後,更是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於是西醫的一貫手法出現了─切!割!砍!
年輕的病人成了傷殘人,還跑跑跳跳去東京,以為從此以後就平安無事了,可是沒有治好的免疫系統失調病呢?還有紅斑狼瘡這條紅斑狼呢?
Jackie:「直到去年,我因紅斑狼瘡病發導致脊髓神經發炎,一天雙腳突然麻痺無力,連站也站不到,住院卧床多月,出院後需要靠輪椅代步。辛苦了一年,經過長期物理治療,我現在已可以用枴杖走路,換了髖關節的左腳比右腳更有力,走路時右腳反而沒有那麼自在,需要拉筋幫助。對於令堂及姊姊的經歷我深表同情,不過我還是想講,如果13年前我沒有換髖關節的話,我每走一步都會疼痛難受;如果我沒有換關節的話,我不會能夠當上記者這份需要東奔西跑的職位。我現在33歲,X光顯示人造髖關節保養得很好,暫時還未有需要再度更換的徵象。只希望你明白,換關節也有不少成功的例子,雖然手術後康復過程不易,但是換關節絕對是我一生中做過最正確的決定!」(明續)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