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麻籽的疑惑

寫小說的,往往把男女主角在晚上送入房中,之後只有一句「一宿無話」,就算交代了。到底他們二人在房間中做了些什麼?佛曰:「不可說不可說」。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女主角「珠胎暗結」,於是大家知道,那天夜裏兩人曾經「行埋」;至於具體的過程細節,讀者們只能憑想像去猜。我們吃藥,把藥物送入身體中,卻不能不查究它的動向;尤其是在「研發藥物」的階段,要清楚知道藥在身體內的每一個微細變化,以及身體的應對狀況,才能落實它的療效。這叫「藥物動力」(Pharmacokinetic),是製造新藥中的一個不可或缺的考慮項目。考慮到的,包括人體對藥物的吸收(Absorption)、分布(Distribution)、新陳代謝(Metabolism)和排泄(Elimination),四者簡稱為ADME。在具體的操作上,受測試者服藥後,要在不同時段(服藥後的5、15、30、60、120、240、480、720分鐘),提供血液樣本,用以顯示各階段血液內的ADME數據。事實上,在尚未進行人體測試之前,研究員已將這個(尚在概念中的)藥,在一些動物身上測試過,不但詳盡,也更徹底,因為測試的動物大可以犧牲,人卻不可以。然則既然在動物身體測試了,為什麼還要做(人身體的)臨床實驗?因為兩者構造不同,可以是大有分別。

坊間很多健康食品店都聲稱「亞麻籽」(Flaxseed)有極佳補健作用。這是不確的;但以訛傳訛,現已成為一個流行的說法。亞麻籽的主要成分叫Alpha-Linolenic Acid(ALA)。在供實驗的小狗、小貓、小鼠身體細胞中,有一個叫Desaturase的酵素,能把ALA轉為Eicosapentaenoic Acid(EPA)和Docosahexaenoic Acid(DHA)。沒錯,EPA和DHA都是好東西,但人的身體卻不能從亞麻籽中將其取得。原因很簡單。人的細胞只有極少量的Desaturase;人的細胞從100毫克的ALA中,只能得到6毫克的EPA及3.8毫克的DHA:這是有實證的(Int. J. Vitam. Nutr. Res., Vol. 68, pp. 159-173)。

亞麻籽或亞麻籽油的功效既是這麼低,所以它們並不屬補健食品。若想要攝取EPA及DHA,更佳的選擇是服食螺旋藻。網上並流傳一個「亞麻籽油加芝士(Cottage Cheese)」的抗癌療法。據稱其原理是芝士中有「高硫蛋白」,後者能令亞麻籽油中的(油溶性)奧米加三脂肪酸,轉為水溶性的脂肪酸。這簡直是胡說八道。所謂Cottage Cheese,只屬多種芝士之一,與其他芝士產品的主要分別,在於它未經壓榨過;但本質仍是油性,換言之,不溶於水。如果它能令一些脂肪酸轉為水溶性,那就可以連自己也變為水溶性了,這顯然是不合理的。我曾做過很詳盡的搜索,完全找不到科學根據支持,只發現有一篇質疑的論文,來自加拿大U. Calgary的報告(Nutrients, Vol. 3, pp. 1-26)。

顧小培 康和健
顧小培博士於1974年往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念書,專攻細菌學,先後獲學士及碩士學位,1978-1982年在紐約州立大學做免疫研究,獲博士學位。
曾受聘於羅氏藥廠(Hoffmann La Roche),出任Senior Scientist。1985年轉職陶氏化工屬下的Merrell Dow藥廠負責免疫新藥研究。其後,發現低密度脂肪蛋白引起血管硬化的原因,提出細胞素理論(Cytokine Hypothesis)及發現抗氧化劑的消炎作用。
1993年任職於Vertex Pharmaceuticals負責生物科技研究,研究範圍由白介素至各種激酶,涉及的疾病遍及中風、糖尿病、癌症、肝硬化、肺病、關節炎等。曾獲14項專利,有數十篇研究論文刊於專業學報中。
近年對中藥尤感興趣,多次與北京中醫研究院、北京西苑醫院作專門學術交流。顧博士在2003年11月開始在《信報》撰寫《康和健》專欄,曾出版《道正人康》、《益智養和》、《行潔身健》、《持營保泰》、《吃出生機》、《益果良蔬》、《食療有方》、《免疫力 保均衡》、《抗氧化 除病源》、《排毒素 護肝消脂》、《美肌之食》、《調補擇食 養生樂》等12本著作

相關文章

  1. 要信大药廠的專家还是上百年的秘方?
    上百年的秘方是科学不能解释和認証嗎?

  2. 值得一看的另類醫療/抗癌秘方文章
    http://www.healthv.org/bbs/forum-32-1.html

  3. 咁即係點呢!!!!那個可信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