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眼中的人

小狗吉娃娃自從來到我們家以後,除了帶她去看醫生,從來不讓她出門,因為街上髒,怕她惹來一身蝨子。到了她一歲多的時候,又帶她去絕育,因為她天生體質不大好,天氣稍微涼,她便會哮喘──不知道狗店是怎麼把她養出來的。體質不好,以後如果懷孕,可能對她的生命有危險。
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好,但如果站在她的立場,她會覺得很痛苦,覺得自己簡直好像活在中世紀的歐洲,又好像活在一班變態人的手,不止把她禁錮起來,還動不動就拿掉她的一個器官。電影《 Misery》看過嗎?從小狗的立場,我們人類就是那個變態女人,她自己就是那個受迫害的作家。
能夠站在比小狗認識較高的平台去看待小狗的處境,這是人類的智慧。但如果對方不是小狗小貓呢?是人,是自己的子女、伴侶、朋友,那麼即使認為自己的認識比對方高,也不可以替對方做決定,除非對方願意。這當然不是針對絕育,而是泛指一個「民主」的生活氣氛。「認識」本身是一種智慧,有的人看人家的生活經驗,自己便已經從中獲得認識,有的人必須自己也經歷過,才進化到認識。「認識」是罵不出來、打不出來的,一個人如是,一個民族如是。我們的民族號稱有五千年文化,但仍然要經過十年愚昧的「文化大革命」,才以蝸牛的速度,步入民主的探索。可見「知識」與「認識」中間並沒有等號。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