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公安

十一月中旬左右,我的朋友白老師的手機接到一個短信。大意是說「請您立即交付多少千元的通話費」,白老師按來電顯示回電查詢,接通之後是一個電腦錄音,內容大致是「您的電話號碼已經被人盜用,盜用者打了無數的國際長途,如果您需要,我們可以替您報警,請按數碼鍵」,這一連串突如其來的訊息,句句都擊中了當今老百姓的恐懼心理:騙子滿地,手段先進,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所以,白老師立即按下數碼鍵。電話接通,對方自稱:「我們是公安,您的電話已經被國際販毒分子盜用。他們還會順您申請電話的時候所留下的個人資料,取得您銀行戶口的資料。然後盜竊您的存款。」
一個社會人最大的恐懼來自兩點:「突然被告知身患絕症」和「發現自己賴以生存的積蓄即將化為烏有」。所以白老師脫口追問:「那麼我戶口的錢怎麼辦?」這時候,羊已經順利送入狼口。對方說:「您一定要支持國家打擊犯罪分子!他們手每多一分錢,就是多了一分犯罪的本錢!我們給您一個戶口號碼,您立即把錢匯進來,國家替您保管!」賴以生存的物質面臨覆沒的危險,這是一切動物最原始,最深沉的恐懼。白老師這時候的心,充滿了說不盡的恐怖。他立即坐計程車去銀行,把近一百萬的積蓄全部匯進了那個「國家戶口」。
這是發生在上海的真人真事,同樣的事件已經有三百多宗,受騙的都是年長的人。為什麼對方知道受害人的年齡?這是最大的恐怖。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