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後生蛇(上)

(9月10日)“我叫「紫貓」,現年35歲,現正在瑪麗醫院A6隔離病房……忍痛跟你聯絡中。去年2011年12月14日確診患上急性血癌,當時34歲,抽骨髓發現癌細胞到93%,接着完成4次鞏固化療。感恩親姐姐骨髓與我吻合,2012年6月19日進行骨髓移植,到7月12日出院至今……我姐的骨髓正在我身上造血中,因為我原先沒有地中海貧血,而我姐有,現在骨髓移植後我也有地貧了。異體骨髓移植後病人很虛弱,免疫力很低,一星期前我「生蛇」(帶狀皰疹),隨即入院被隔離,輸入免疫球蛋白和「蛇藥」。一般血癌病人易「生蛇」,這我也有心理準備,但更不幸的是,我一次中了三條神經線,即同一時間生了三條「蛇」,實在是痛苦……右胸口至肩膀、頸至耳,還有右手臂,神經痛曾一度拉扯至頭和耳骨,頭抽搐的痛,耳尤如被長期扭耳仔,好痛,真的好痛!尤如燒傷刀割,連日的痛,醫生開了專止神經痛的止痛藥給我,但我堅持只在睡前吃一次,使痛不影響睡眠就好。感恩,今天「生蛇」第七天,水泡終於收水,皮膚很乾,如今,右側身神經痛減輕,但換來的卻是酸軟的痛,很溫熱,右手無力,西醫說是神經痛影響……自確診患上急性血癌後,姐姐送我你的著作,我已將你四本著作讀畢,還天天讀你的專欄……”

相關文章

  1. 我曾生蛇在背,像千支針,不停在刺,範圍约大于一個弍圓硬幣。當時未認識用ph2.5 的水,現在確知,在医院內,使用此种水洗伤口,细菌不適合生存,痊癒得快,而少用有副作用的药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