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文章的緣起

昨日的文章,緣起於一本叫做《德川家康》的日本百萬字歷史奇情小說,在無數的章節中,有一個章節,描寫一個日本最權威的名刀鑒賞師,為了時局而憤激不平,他自己還是個和尚,有一個茶道師就他的滿腔激憤而勸導:「人有人命,物有物命,國家、民族也有自己的命運。時不到,則命不到。」這就叫參破,既然還要留在社會,又不能參破,「只會心生怒氣,必定多招坎坷,若能參透這道理,必可一生順遂。」
這種近似禪理的話,作者通過情節,自然的流露在對白,真是高手。文中又有這樣一段對話,是名刀鑒賞師接到一個來自「關白」的命令,「關白」是戰國日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將軍,需要為數不少的名劍賜封將領,由於名劍不多,關白命令他去找一些高品質的假貨,濫「劍」充數。鑒賞師由此覺得關白很虛偽,對自己也是一種侮辱,茶道師於是勸導他:「關白有關白之善,世人也有世人之惡,人均是善惡共生……你可曾見過毫無瑕疵的刀?」和尚答不出,茶道師繼續說:「其實刀和人乃是一樣的,但這絕非意味要對瑕疵視若無睹,如此便會停滯不前,追求完美與是否有完美之物大不相同。在追求名刀之餘,不應排除那些有小瑕疵的刀。」
我已經把這套說歷史,重人情,論英雄,集友誼、愛情、倫理、人文和東方人的哲學等等於一爐的傑作,奉為地球上尚未看完的最好看的書,洋洋一百萬字,看得好過癮。
當然,這只是說說好玩,但閱讀時的驚喜卻是陣陣襲人。書中字行間滲透作者對世情細緻入微的觀察,人情練達之處令人心暖,對人物與情節的描寫,更是戲劇鋪陳的高手。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