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七雜八一星期

觸覺:現在,眼睛都幾乎看不見東西了──不是眼睛有毛病,而是「心眼」不知道什麼時候關上了。從前,背照相機,看見什麼都是一幅畫,遇到路上的一灘積水也可以拍半天:拍天上雲的倒影、樹的倒影、掉在水的小蟲……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沒有這個本事了,想來是一些觸覺正在退化。
欺騙:上星期,大陸號碼的手機上收到這樣一條短信:「爸媽,我和異性朋友在賓館同宿,被警員抓住了,請速打四千元進建行×××朋友林巧燕的帳戶上急用!詳情等我出來再說。」如果你有適齡子女,是會立即寄錢,還是能夠一眼認出是騙子所為?
午休:茂哥住西貢,後院有一日進來一隻狗,向茂哥友善搖尾,茂哥拍拍牠的頭,狗兒逕自走入客廳,瞄茂哥一眼,看見茂哥不反對,便找了一個角落,蜷起身睡了,約莫一個小時候後,牠又搖尾巴走了出去。如是者,連續來了幾個星期。茂哥寫了個字條別在小狗頸圈上:「牠每天來我家午睡,晚上失眠嗎?」第二天,狗兒又準時進他家來午睡,頸圈上另外別了一個字條:「家中子女八人,三人不到五歲,狗兒嚴重缺乏睡眠,可以的話,下次我是否可以跟牠同來?」
善:李松興的「心眼」沒有堵起來,社會經濟不好,他只是一個大排檔的小老闆,卻能做到每天為逾百長者免費施粥,「因為以前受過別人恩惠,現在要報恩。」一個有情有義有社會責任的人。誰不是每日身邊都發生一堆事?李松興執住一個「善」字做人,在不美麗的社會中創造了美麗。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