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與馬克白

民進黨崛起之初,我去台灣拍戲,身邊的一些台灣知識份子都支持民進黨,視之為民主的象徵,是抗擊寡頭政治的旗幟。「民主選舉」在中國人的政治生活中,的確是樁千年不見的新鮮事物,是社會進步的新風潮。後來台獨的聲音掩蓋了民主的聲音,再發展到後面,民主、台獨的聲音都被陳水扁的「個人魅力」所蓋過:他的貪污行為與貪婪本質終於從水底浮出水面。一個民主運動,就這樣結束在他個人的性格悲劇上。
陳水扁是個很有趣的人,活在一個充滿變機的時間與空間,本質上,他是條變色龍,跟隨大眾情緒變化而改變立場,他是典型的政治動物,一個沒有理想,沒有誠信、沒有遠見、沒有良心的政客,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權力欲者。他達到了所能攀得的權力頂後,他再實現另一個金錢的欲望,到了兩者都歸空的時候,他又扮演一個被政治迫害的烈士,企圖再次利用被他愚弄了八年的老百姓,為他解脫牢獄之難。
莎士比亞筆下的馬克白,是一位被老婆煽動去弒君的將軍。這是一個有名的悲劇,悲劇在於馬克白開始的時候有一顆善良高貴的心。陳水扁差點可以成為莎士比亞筆下的不朽悲劇人物,可惜他從政以來,從來沒有立過好心,如果他出現在莎翁筆下的話,也只會被描繪成一個會變臉的小丑。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