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氣勞氣與執

日本戰國時代的「關白」與「大將軍」原來還有點不一樣,謝謝左丁山在專欄中不吝指正。
左丁山在文中又說:「做人唔使咁晦氣、勞氣,樣樣唔使咁執。」說得真好。勞氣、晦氣與執,只會引來更大的勞氣、晦氣與執。這幾天看了不少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電影,對這幾個本來非常陌生的民族多了很多瞭解。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流血基本都是屬於「聖戰」範圍,一邊是印度,一邊是穆斯林,就這個分別,文化與生活習慣都沒有太大不同。因為「聖戰」,兩邊都經常造成大量的傷亡,牽連的都是無辜的百姓,女人、孩子無一倖免。其中一部電影中,穆斯林運回一卡車平民屍體,老老嫩嫩,其中混進了一個女屍是印度的,正在挖墳墓的穆斯林,抄起鐵鏟就往屍體身上打。晦氣、勞氣、執再升級,就只有一個結果:暴力。議員在議會使用暴力,等於鼓勵民眾也用暴力解決問題。拍這部電影的是一位印度女明星,第一次做導演,在她的電影中看到:平民在街上殺一個異徒,比殺了一隻老鼠還要不引人注意。
放電影的場合是新加坡的一個電影節,放映結束後,與觀眾的互動中,觀眾提問:「在面對社會暴力的時候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這位印度女導演這樣說:「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要助長暴力。」
暴政和暴力都是愚昧的。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