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兒少見無印象」

有個香港打工仔失業半年,去搶一個助理的職位,搶到了,慶幸之餘又百般感慨,於是寫了一首七言詩,詩中情景至真,讀之動容。他說:「……助理一職百人搶,……,學士碩士唔馨香,皆因博士也在場,……」搶到了之後,「冷氣滴水修故障,電腦中毒你當殃,修理馬桶最平常,老細座駕要保養,打字影印寫文章,有空送信兼抹窗,早場做到午夜場,七天工作真無良」。
杜甫生活在戰亂的時候,身歷目睹百姓妻離子散的場面,於是寫下「行人弓箭各在腰……爺娘妻子走相送……牽衣頓足攔道哭……」的悲慘景象。我們這個打工仔詩人也寫下了只有經歷過的人才寫得出的細節:「週一驗貨到南昌,週二見客在新疆,週三蒙古收爛帳,週四重慶釘木箱,週五東莞曬臘腸,週六返港天已亮,週日加班無補償,晚上終於胃潰瘍。」在東莞工作完畢,半夜從皇崗過境,到家已經天亮了,所以「妻兒少見無印象,晚餐白飯豆瓣醬,家只有四面牆,卡拉 OK廁所唱。」這是一個為了養家餬口而辛苦得把腰杆也壓彎了的漢子,很多有同樣遭遇的人恐怕會看得鼻酸。
千家詩收錄的都是唯美的詩,唯獨其中有首民謠,風格類似我們這位打工仔詩人:「一堆茅草亂蓬蓬,驀地燒天驀地空,那如爐中煨骨垛,熱騰騰的暖烘烘。」這是隱喻我們過日子要細水長流好好過,不要任性圖一時興旺,一把火就燒沒了。
一位詩人在香江江畔冉冉升起……
(謝謝一位熱心的讀者對「床前明月光」的演變提供了更多的資料。)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