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是商業決定

中央政府對香港媒體的定位就是昨天所說的:「只求傳播愛國精神及不與中央政府對抗」。這與要求大陸媒體「完全徹底貫徹中央精神」有很大的分別,在具體落實上也有很大的分別,需要香港媒體不懈地去摸索。香港在領土上屬於中國的一部份,但在政治上只屬於一個被團結的對象,不是「自己人」。大陸社會有一種不成文的人際關係,就是對「自己人」嚴一些,對「客人」寬容一些。這種無形的文化習慣,實際上已經延伸到社會的方方面面。
我在大陸拍戲的時候曾有過這樣一個遭遇:和製作方簽了導演合約後,對方屢屢破壞合約,不付酬金,理由是「資金短缺」,所以先付其他人,而導演屬於「自己人」,所以可以先不付。從他所習慣的文化背景,這是最理直氣壯的藉口。被認為是「自己人」的,就要從大局想,個人要做出犧牲。這種社會上普遍流行的文化,不知道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形成的。
我國特別注意外交。在延安窯洞時代,周恩來已經特別注意涉外工作的細節,所有對外的人選都是精英。到了現在,能進中國外交部工作的依然是精英中的精英。中國對處理香港問題,由始至今,都非常慎重,絕不可能魯莽地要求香港媒體成為大陸媒體。所謂要亞視成為「中央十台」,那是對國情毫不知情的人不負責任的臆測。《文匯》、《大公》從創立以來就定位不一樣,怎麼可以拿人家和亞視比?至於有言論說:「香港的傳媒因為受到中央的壓力,已經逐潮成為大陸官方的口舌」,以我來看,有壓力的話也是主要來自市場銷路的考慮,那是個商業決定,與中央是否在政治上加壓沒有絕對的關係。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