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與輕浮

香港不久前有個外傭,因為宗信仰不同,而把屋主供奉的神像燒了,法官對她判刑時說:「香港是個各宗和諧共存的社會,我不明白你的舉動。」你說王維基像不像這個外傭?一上任就責問老闆的信仰,然後又對一個他完全不熟悉的行業指手畫腳。在這個過程中,他那種漠視一切的傲慢,甚至凌駕在一個人起碼應有的養與品味之上,公然肆無忌憚地向亞姐性騷擾,真懷疑他是否患了狂躁症,否則,怎麼去解釋一個像他這種年紀、具備這種經歷的人,竟然有這種言行舉止。如果在電影中出現一個這樣的角色,編劇導演一定被觀眾罵「太誇張」,除非那是周星馳式的搞笑片。
沒有人天生會做一件新的工作,我是大陸開放後最早去拍戲的香港導演之一,當時很多電影人說起大陸便說人家笨,聲明除非全部工作人員都是香港人,否則便不去開工。我當時經常單人匹馬去開工,劇組請的全部都是內地的工作人員,我沒有比其他人更能耐本事,我只相信一個最笨,卻最有效的方法:學習與溝通。現在電影人去大陸開工,不但普遍,而且因為大陸工作人員素質不斷地提高,想去恐怕也不一定輪得到。更甚者,從前大陸影視都學香港風格,到了現在,大陸影視界居然有了新的聲音:千萬不要學香港片!
王先生對社會的觀察與態度好像還留在九七回歸前後。與社會脫節太久了,實在不適合做與日共驅的電視台老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