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媽媽

陳幸妤的焦慮與恥辱在電視機前表露無遺,她用誇張的語言與動作,去表現一個委屈的受迫害者,努力把丈夫及雙親的行為從黑的描成白的。但很明顯,她所採取的觀點並不適合她的年紀和育背景:與其說純情,不如說幼稚,她肢體語言誇張,與其說是情緒的自然流露,不如更像過火的舞台表演。她心中的目標觀眾非常明確:不是全台灣等她家人交代的百姓──她家人捅出來的漏子只能讓他們自己面對,她做為三個孩子的母親,陳幸妤必須面對的是另一個十分棘手的難關,怎樣向三個幼齡孩子交代?怎樣讓孩子們在小同學的面前不受歧視?從前的外公是「總統外公」,孩子們牙牙學語的時候大概不知道叫了陳水扁多少次「統統外公」,馬路上、報紙上、電視上……有「統統外公」的相片,從初生,就是「第一寶寶」,至親的人是「第一媽媽」、「第一爸爸」、「第一外公」、「第一外婆」。現在外公還是那張照片,但卻換了個囚犯身份,外公雙手上面的那副手銬,比他臉上的眼鏡都要大。做為三個孩子的媽媽,陳幸妤怎麼面對?
很殘忍,是不是?
所以在鏡頭前面,陳幸妤必須用孩子看得懂的戲劇化動作強調兩句她精心設計,非常關鍵的自設對白:「爸爸沒錯,是公公的錯!外公外婆沒錯,是國民黨迫害!」至於孩子們懂不懂「國民黨」、「民進黨」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也就比較好編了。
做媽媽不容易,尤其當陳幸妤發現:對於他們這個家庭來說,正直好像聖誕老人一樣,只存在於黨章和童年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