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發現:快樂有害!(完)

最新的研究顯示,快樂未必對身體好!這個研究發表在最近一期的美國科學雜誌Th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PNAS),研究集中在快樂生活和有意義生活的分別上,快樂生活的定義是在行為上的「取」,目的是為自己的,有意義生活的定義是在行為上的「給」,目的是為他的。研究小組用超過一個月的時間觀察了很多人。快樂又被定義為「自我感覺良好」,研究人員問研究對象的標準問題有:「你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多嗎?」「你會經常對生命和生活有興趣嗎?」還有「你會經常感覺滿足嗎?」強調「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也就被定義為追求快樂的人。有意義生活的定義是,生命中有一個比個人大的目標。標準問題有「你會經常覺得生命有方向和意義嗎?」「你會經常覺得你對社會有貢獻嗎?」「你會經常覺得你對某個社團/團隊有歸屬感嗎?」強調美德的生活,被定義為有意義生活。有意義的生活未必是快樂的生活,其中的一位研究人員這麼說,雖然人之所以為人,是人性中的一部分天生是為了照顧其他人,為其他人做貢獻。以上的文字如果有說教的味道,和《半畝田》無關,原文是英文,《半畝田》只是翻譯。(Meaning Is Healthier Than Happiness, Emily Esfahani Smith in The Atlantic,8月7日,2013)
PNAS的報道焦點不是要闡明「快樂」與「有意義生活」這兩種生活態度的分別,科學研究的重點,在於這兩種生活態度對生理健康的影響。在外國的大學中很多題目都可以成為研究科目,譬如「正面思維」,是美國大學心理學部門中的一個研究科目,Barbara Fredrickson就是在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心理學部門的「正面思維」研究員,還有Steve Cole,是UCLA精神病遺傳學的研究員,他們共同研究了80個人的兩種生活態度與遺傳基因的關係。
《半畝田》對這個研究感到非常有趣,因為像「正面思維」、「甚麼叫快樂」這一類型而上的學問,本來是哲學和宗教的討論範圍,現在居然走進了醫學範疇,還與遺傳基因有關,確實是現代醫學的一個大突破。
Steve Cole從前一直研究「多項慢性病與某種基因表達模式之間的關係」,人在感到孤獨時、在失去親人的悲傷時、或者在為了糊口而拼命時,生理上會進入一個危機模式,這個模式會開啟一個與壓力有關的遺傳模式,這個模式再引起兩個深層的活動:促炎症反應(proinflammatory)遺傳因子活躍了起來,抗病毒反應遺傳因子遲鈍了下來。簡單來說,就是器官會容易發炎,免疫系統功能會低下。
《半畝田》不厭其煩引入專用詞句,是強調在我們的生理與情緒之間,竟然還有一堆遺傳科學!
免疫系統與我們的心理狀況如何互動?研究員的話令人意想不到:免疫系統是為身體的未來狀況做準備的,如果長期以來生活在逆境中,免疫系統會使你的身體先發炎,這要從人類的洞穴祖先開始說起,那時候祖先們身受的孤獨和逆境,來自猛獸的襲擊和同類間的自殘使身體受傷,受傷就會有傷口,免疫系統就用發炎以抗傷口上的細菌。人類先祖在地球上大概有五百萬到一千萬年,在這悠長的歲月中,免疫系統遺傳了這樣一個密碼:生活逆境等於身體發炎!反過來,如果你生活得還順心,同時有不少正面健康的社會活動,免疫系統會提前保護你免受病毒的入侵,病毒包括感冒、水痘和非典型肺炎等,這都是在人多的地方通過人傳人而感染的病。
以下是這個研究的重點:
1,只在吃喝玩樂上追求快樂、不追求任何生命意義、對自己沒有任何要求的人,他們的基因表達模式與生活在逆境中的相同,意即,在生理上進入一個危機模式,這個模式會開啟一個與壓力有關的遺傳模式,使身體發炎以抗細菌,就是慢性發炎,以致身體失衡引致心臟病與多種癌症。
從酒精、藥物、亢奮症等引起的欣快狂喜,免疫系統接收到的信息與逆境相同。
《半畝田》自從與讀者互動、分享各種治病的方法、尤其是通過飲食和生活方式上治癌症的寶貴經驗以來,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健康線索:所有對自己有要求、對健康有進取心的人,絕大部分都會重新健康起來,這後面的科學是與這個基因研究報告一致的!
PNAS的報道說:「如果長期以來生活在逆境中,免疫系統會使你的身體先發炎……」免疫系統為甚麼對我們搞破壞?《半畝田》又找來維基百科的解釋:「炎性反應、俗稱發炎,是先天免疫系統為移除有害刺激或病源體及促進修復的保護措施,並非如後天免疫系統般針對特定病源體。炎性反應並非等同於感染,即使很多時發炎是因感染而發生,發炎是生物體對病源體之反應之一。通常情況下,炎症是有益的,是人體的自動的防禦反應,但是有的時候,炎症可以引起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的過敏,進而攻擊自身的組織及細胞,如類風濕性關節炎和紅斑狼瘡症等免疫系統過敏病症,使到軟骨組織疼痛及發炎。長期發炎可引起一系列疾病,如花粉症,牙周炎,動脈粥樣硬化,類風濕性關節炎,甚至癌症。」
大部分的病是壓力引起的,這後面的科學總算全部明白了!本來《半畝田》還有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有讀者問,我一點壓力都沒有,每天吃喝玩樂,為甚麼這裏痛、那裏不舒服,但醫生說我甚麼病都沒有?PNAS的報道也解釋得很清楚:沒有意義的生活,即使每天只吃喝玩樂沒有壓力,從遺傳基因上來說也等於觸動了逆境壓力模式,先天免疫系統也一樣讓身體產生炎性反應!
《半畝田》答應讀者不斷在專欄中分享最新的健康資訊,這份遺傳基因與壓力之間的神秘密碼是2013年8月5日才出籠的。我們站在健康知識的前沿!
「只在吃喝玩樂上追求快樂、不追求任何生命意義、對自己沒有任何要求的人,他們的基因表達模式與生活在逆境中的人群相同」,換成比較容易明白的話,如果窮是逆境,那麼只追求風流快活的人,即使是富人,他們的生活方式對健康造成的傷害,等於是生活在逆境中的窮人。這份老外的科學報告可能為中國人說的「窮風流」作了一個科學的注腳,因為從基因病的角度上,無原則的風流與窮是等對的。
在80個研究對象中,這一部分人佔了多大比例?PNAS的報道說,佔了百分之75!只有四分之一的研究參與者有「幸福感」("eudaimonic predominance"),意即,對生命的意義看重於追求快樂。
以下是這個研究的另一個重點:
2,能夠將生命平衡在追求意義和快樂的人群,以及有強烈的意義感但不一定快樂的人,他們身體中的逆境基因表達模式會起鈍化作用,意即免疫系統沒有收到孤獨和逆境的信息,免疫系統便不會使身體發炎,但卻會為我們提供抗病毒的抗體,這種病毒來自於人傳人的病毒感染,譬如感冒、非典等。
Fredrickson的新書Positivity and Love(正思維與愛)對這種基因現象有更多的論述。理論上,正面思維擴展了人們的視野,減輕我們在逆境中受的傷害,而「風流一派」由於是快樂的行為,在理論上也算是正面思維,但比起「幸福一派」,為甚麼健康狀況有那麼大的差別?
PNAS的報道如果去除了後面的基因科學,好像是一篇老掉牙的勸人向善道德文章。作者Fredrickson總結說,如果一個人注重生命意義也同時風流快活,那當然很好,但如果風流快活過了頭,身體中的逆境基因也一樣會被開壠。人要健康長壽,就需要賦予生命某些意義,這是人的基因密碼所規範的,是最深層的人體使用手冊指引。「在生活中找到意義,哪怕這個意義卑微得再微不足道,也比煙花燦爛但毫無意義的生命來得有價值。」這是Carl Jung說過的話,Carl Jung是瑞士人,是西方非常有影響力的心理學家、思想家、學者。
這個基因發現擴展了我們的視野和胸懷,譬如當我們看見服務行業的從業員態度可以改進的時候,從他(她)們緊鎖的雙眉和沒有笑容的臉,我們會理解長期的生活壓力可能在逐漸開壠他們的逆境基因,以致身體有炎症並且正在醞釀各種慢性病。報道中的「有意義生活」定義是在行為上的利他,但自己未必快樂,如果只是這個標準,日行一善並不是高調,因為寬容就是付出,就是行善。對家人耐心一點、多一點關心,對朋友、鄰居多一點寬容,這都是利他,自己未必快樂,但從健康上來說,得益的竟然是自己。甚至當心情在低谷的時候,把自己當成一位朋友,對這個朋友多一點耐心,對這個朋友好一點,自己未必快樂,但讓這位朝夕相處的朋友重新站起來就是意義,可能很卑微,但絕對有意義。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