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交

十月的內蒙古,瓜果飄香,有一位老爺子在草原邊上住了大半輩子。女兒請她去上海開眼界,他說,他不願意帶對別人的羨慕和對自己的遺憾過餘生,所以不去。
老爺子過去家很窮,老太太家原本卻是地主,後來坤扭轉,老爺子家漸漸富裕,可老太太家卻落沒了。老爺子的家族買下來了老太太家族的田產,還把這個老婆也買了回來。可是老太太對老爺子還是瞧不起。老爺子愛書,愛讀也愛收集,從舊書攤上收羅回來滿櫃子寶貝。他的愛好在家人那卻得不到認同,每當他讀書,老婆孩子都會罵他是個「不幹活兒的懶東西」。於是,那些書,老爺子從來不讓家人碰,總是用把大鎖關個密實,以免這些個寶貝在家人的手中遭遇不測。
知道宋詞前來拜訪,老爺子見面第一句話:「聽說你挺能讀書?那麼先讓我考考你!」老爺子問宋詞:「《資治通鑒》中每個章節的開篇都是某王某年,你說說看這些到底是什麼個意思?」宋詞看看門外的羊,後院的雞,沒有想到在一個不知生活,只知生存的地域,竟然有一眼埋在黃土深處的泉。他回答:「那是代表時間。」老爺子一聽,樂了,「你小子還真行!那些是天干地支的另外一個說法。」就這樣,好像鑰匙和鎖配上了套,老人的人生大門也就這麼坦蕩地為宋詞打開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