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生熟飯

九七以前,香港人很少關心民主,報上的專欄作家談論的大多是風花雪月,也有專門罵共產黨的一批老作家,但沒有人罵「大陸沒有民主」,大概那時候這兩個字還沒有流行。快到九七,專門罵共產黨的一批老作家忽然被報社封口,那時還沒有《蘋果》,當時也沒有聽說大陸在具體向誰施加壓力,反正就不罵共產黨了,大概是在商言商嘛……
九七之後,「民主」一詞忽然被發現,人們發現周圍的社會突然「不民主」起來,於是引起不少躁動,這情形就有點像第一次發現立體電影──入場前送你一個紅綠兩色的塑膠眼鏡,帶上這眼鏡之後,本來平平無奇的銀幕影像突然變得立體起來,變得無比生動。但觀眾能夠要求其他的電影在帶上眼鏡之後立即變成立體電影嗎?不可能。因為不可能而痛罵導演,明智嗎?
民主不是速食,不是即溶咖啡,說來就來,泰國式的民主是很好的例子,總理當選所需的票,來自被賄賂的農村「民主選票」。這故事導我們,即使上層建築已經接受了民主,但民主要能生根,還需要人民的配合,需要政府長期的育人民,那需要更多的時間,否則民主就變成了一碗「生熟飯」。
中國十二億人有十億農民,十億人的生活經常在溫飽與飢餓之間徘徊,還未算醫療衞生等問題。十億人!那是什麼概念?十億人每天向政府伸手要什麼?是吃的穿的還是不能吃不能穿的?
中國是一定有民主的,但實現的時間一定漫長。因此,在這漫長的過程中,何必勞氣影響自己身體?
是嗎?阿水?阿水是位恨不得大陸的民主能好像新年一樣準時到來的肉緊讀者。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