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酒與小橋

昨天說一個農民出身的礦老闆一夜暴發後,花四十萬人民幣在北京請了一桌酒席,只為沾一點京城的官氣。
同一片天空下,在海南島的電視新聞節目中出現一個感人的故事:一個山區的孩子們,上學的時候每天都要涉水走過一條小河,這條小河的河面大概有一條彌敦道那麼寬,每逢下雨,水面就暴漲逾倍,孩子們不敢過,往往只好轉身回家。學校的老師知道這件事情後,每逢下雨,便到河邊等,把孩子們一個一個背過河。電視上看見這位老師,大概四、五十歲,一般來說,山區小學的老師流動性不大,假設他任該校從三十五歲開始,到今天,他已經在雨天連續背孩子們上學放學十多年,從前背過的孩子,或許已經為人父母,而背過的孩子數目大概足夠組成一個軍團。縣領導知道這個感人的事蹟後,同意撥款建一座小橋,報導說:「同學們從此上學再也不用濕腳了!」沒有報導涉水過河曾經維持了多久,只含糊說「有一段日子了」,但在遙遠的山,如果事件發生只有兩三年,估計不足以引起山外的人「感動」。
在山區修一座小橋,大概要多少錢?連人工帶材料,估計不超過一萬元。礦老闆請客的一瓶八十年老茅台價值十二萬,一瓶茅台倒滿兩個 250毫升的水杯,每杯六萬,一萬是一杯的六分之一,六分之一杯茅台酒的代價可以修一座橋,年復一年地造福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同一片天空下……
有時候,我會望天空發呆,腦中一片空白。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