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管理員

經過鏡子,看見頭髮亂了,頭髮長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如果不刻意地去管理,只會是一堆亂草。摸摸頭皮,頭髮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長了一個包,頭皮是自己的,為什麼不聽指揮,便長出一個包?既然長了包,為什麼不通知一聲?沒有辦法,只能管理好這個頭皮上的包,或者對它嚴密監視。
我們的身體其實不是我們的,只是安托給我們,讓我們管理。從一開始,我們的生命也只是個意外,兩個細胞意外碰上,就出生了一個「誰」。這個「誰」是誰?加了姓加了名才叫「陳大文」,否則,無非芸芸眾生中的一個,但加了姓名,也只是一個連頭髮的生長也管不住的眾生。既然連身體也不屬於自己,世間又還有哪一件東西是屬於自己的呢?我們每個人都只是一個管理員。
做人是個無奈的事,出生不是自願,走的時候也不是自願。我們的靈魂借用了一個不知道是誰的身體,花一輩子時間去照顧──說得出這番話,大概真有點看破了,看破後還是照樣做人,但可以學抽離一點,要做的事情照樣做,而且要積極做,但立場不一樣了。從前的身份是「我」,重擔壓在「我」肩上,現在的身份是管理員,只負責播種、除蟲、澆水、施肥……其他的,便管不到了。
靈魂這麼忙了一趟,也不是沒有意義,管理得好不好,還是要有個交代。只是不妨學不要做人做得太累,快樂地去管理「我」,把「我」管理得快樂一點。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