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發現我的美

杜魯福有部老電影,叫《射殺鋼琴師》,電影中,一位天才橫溢的鋼琴大師淪落在酒吧做鋼琴手,他是為了情。而在真實的生活中,一位世界級的小提琴大師,有一天淪落在華盛頓的地下鐵,本來,大師每年安排的國際演奏會多達兩百場,但在 07年的一天早上,他在地鐵演奏了四十五分鐘,途人才施捨了三十二美元。這是怎麼回事?
一月的華盛頓還很冷,大師在地下鐵演奏了六首巴赫名曲,在他面前走過的上班族有幾千人,只有六個人稍做逗留,欣賞他超凡的技藝,有大約二十個人施捨,只有一個人認得這位大師: Joshua Bell,他手中的小提琴是 1713年史氏製造的精品,價值三百五十萬美元。在這場地鐵演奏前,大師在波士頓的演奏會門票於兩天前全部沽清,入場券每張平均一百美元。
地鐵演奏其實是《華盛頓日報》安排的一個社會調查。得出的結果:同樣的內容,如果缺乏包裝,及出現的時空不理想,就不會獲得應得的結果。除此,調查還得到一個發人深省的感悟:當身處在一個普通的場合,一個不經意的時空,我們會發現身邊的美嗎?會停下腳步去欣賞玩味嗎?會發現人海中的才華嗎?如果我們匆忙得連身邊的大師都沒有察覺,我們一生中會錯過多少珍貴的其他?
《華盛頓日報》因為這篇報導獲得 07年的普利策獎,也留下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怎樣才能發現身邊的美?怎樣才能發現身邊的天使?假如沒有,又何來珍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