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心飯

商務書局再版的陳夢因《食經》,老人家的大公子陳紀安在序中回憶,「家中一個大玻璃瓶中,藏有兩頭和三頭日本鮑,九零年後,兩頭鮑已經全球斷貨,可以成為博物館級珍品」,但「父親在每年母親生日時,他就炮製一隻,切成鮑魚絲,拌長壽 ,如是每年一隻,到玻璃瓶只剩數個時,兒子們說,可否留一兩頭做鎮家之寶,父親毫不遲疑地說,鮑魚能比你們的媽媽生日更重要嗎?」結果那一瓶鮑魚的最後一隻被吃掉後,陳老先生便去世了。
陳老先生一生與飲食文化結緣,飲食中也暗藏了他生命的密碼。毛澤東的衞隊編號為「 8341」,去世後,發現「 83」是他的陽壽,「 41」是他執政的年數。毛澤東戎馬一生,他的生命密碼也暗藏在兵戎之中。
人的一生都有數,牛年的初一屬於什麼數?不知道。不過在這一天晚上,讀陳老的《食經》與書前的序,偶然抬頭,看見窗外的繁華,我忽然問自己,繁華就叫做進步嗎?進步與繁華的社會中,人們快樂嗎?一切的科學只是為了讓人們的生活更加方便一點,舒服一點,但在繁華成了個人與群體的經濟負擔的時候,反而要犧牲身心的舒服,這又有什麼意義?
生活簡單一點好,簡單而有品質。看陳老的《食經》學做飯,做好了請好友聚首聊天,管他什麼鳥人鳥事,只要是鳥都會飛走的,關在籠子的也會死掉。永留在我們心中的可能只是十年二十年以前,在友人家中吃過的那頓窩心飯。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