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菲米克的時代》與《梅蘭芳》

辛潘演一個同性戀的三藩市議員,把同性戀男人骨子的「媚」演了出來,他贏奧斯卡的消息傳來後,我和老婆興奮地互擊掌,好像他拿獎與我們有關似的。同獲提名的里奧納度沒有被他比下去,只是辛潘演的角色更討好,更令人同情,更有深度。今年的奧斯卡水準真高。
男明星都夢想演女人,或者演同性戀,這是表演上的挑戰。接到戲的明星都卯足了勁,人前人後不知道演習了多少遍。演好了一個這樣的角色,是過癮,是敬業樂業,是自我超越。相對之下,不由得想起電影《梅蘭芳》。
一個在京劇中唱花旦的演員,生活中是什麼樣的狀態?一般來說,他們幾歲便開始練功,通常早上五點就起床吊嗓子、練身段、下腰、練關目……功不離手,曲不離口,他們都這樣鞭策自己:一天不練自己知道,兩天不練老師知道,三天不練觀眾知道。因此,他們的生活便是練功,行、住、坐、都在功,舉手見蘭花,走路腰先行。我看過一個關於中國最佳票友的紀錄片,票友平時是個醫院的醫生,但生活中舉手投足都是花旦的味道。相比之下,《梅蘭芳》電影中黎明飾演的梅蘭芳更像個文質彬彬的知識份子,沒有花旦的嬌嬈。男人演嬌嬈而不造作、不叫人惡心,這其中便是功夫。很難怪黎明沒有把梅蘭芳演到位,我們的電影界沒有讓明星與導演花時間排戲的文化。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