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日子

有一位讀者來信,說:「已經是一位老婦人,自知時日無多,現在是孑然一身,人生缺憾良多,前世也許做了很多壞事。」
黑澤明有一部電影,故事講一個人做了一輩子公務員,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市民向政府要求改善居住環境的書信推給另外一個政府部門。直至有一天,醫生告訴他,他患上了絕症,來日無多。這個對生活與工作已經麻木的公務員於是回想,這一生到底做了些什麼?有什麼意義?於是他從堆積如山的公文中找出一封信,信是一個社區居民寫給市政府,請求在社區內建一所兒童遊樂場,公務員於是把剩下的生命都花在幫居民落實這個申請上。最終,遊樂場完工,而他也坐在鞦韆上安然逝去。
人的一生做不了多少事,能力大的人做多一點,能力小的人做少一點。只要是發自內心,便量力而為。從寫幾封信給山區的學生關心他們的學業,到去山上種一棵樹,都是一種個人成就。
老來孑然一身,你說是遺憾——這幾十年來,只是在香港,你目睹了多少大家族為了一個「錢」字而親人之間反目成仇?你說誰比誰更遺憾?更心酸?沒有人知道自己前面還有多少日子,但只要剩下一天,都有可能讓這一生豐富起來,有意義起來。
(依烈斯女士,謝謝你把我十年前在《蘋果》寫的專欄文章存下來,還寄回給我。)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