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中找自己

大約六七年前,韓國出了一宗非常惡劣的命案,案中幾個少年結黨作案,為了練膽,為首的竟然隨意殺了一個人,然後要同黨少年割人肉做 BBQ。破案後,少年承認,是看了港產電影《人肉叉燒包》後得到的啟發。
當然不可能每個觀眾看完《人肉叉燒包》就去做殺人狂。觀眾只會從電影中看到自己心裏本來已經有的東西,可能本來只是一種朦朧的意識,而電影與這種意識呼應,與這種意識認同。如果換了是一部勵志電影,也有可能喚醒觀眾心中的自強意識,然後落實在生活中。但沒有這種意識的觀眾,可能只看到一個動人的愛情故事。
八十年代初,香港有一部叫做《霍元甲》的電視連續劇轟動大陸,主題曲「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唱遍大江南北,但令人再也想不到的是它日後竟然成就了一位不凡的氣功治療師。二十多年前,一個才十多歲的小孩子,看了《霍元甲》後,立志成為一位氣功高手,他跟書自學,竟然打通了任、督二脈。中學畢業大家填志願書的時候,他只寫了八個字:「學好氣功,走向世界」,班主任給氣了個半死。二十多年來,他苦練功,勤拜師,跟老師去農村免費為農民治病,累積了大量的寶貴經驗,成千上萬的人都直接受益,這都是從一部電視劇開始。
影視除了娛樂,已經成為影響人們思維的重要媒體,影響人的價值觀,影響人的性格發展。我自己做電影,性格的形成與電影更息息相關。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