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茶生,為茶亡

知道吳鎮宇兄戲演得很好,但從不知道他原來也是茶界高手,東子師傅是我們的共同朋友,他托東子師傅帶來兩泡茶請我品嘗。顧名思義,兩泡茶只夠沖兩壺茶。為什麼是兩泡茶?而不是一盒茶或是一餅茶?原來這茶非常珍貴,竟然市值一萬元一餅,而且現在花錢也很難買到。這後面有一個令人扼腕的故事。
雲南普洱茶是這幾年才被市場以天價哄抬炒起,茶價見好之初,有一位年輕人拿着這種名為「千年古樹茶」的茶餅到廣東兜售,那時候每餅已經價值一兩千元,茶樹需要多年才成長至葉可入茶,而倖存的千年古樹只剩下少數長在懸崖上,因為地勢險要,才逃過被無知茶農砍伐的厄運,政府也明令不准再採集古樹茶。這位年輕人太勇敢,爬到懸崖上採茶,開始時很成功,採了大約三四年後,最終不幸失足摔死。東子師傅與他認識,知道他死時才三十出頭,他死後這種「千年古樹茶」已成絕響。據說他父親為了紀念早逝的兒子,開始回收他生前採的茶葉。
現在知道鎮宇兄請東子師傅帶來的那兩泡茶是何等珍貴,而鎮宇兄的濃情厚意也透過茶香滲心入肺。這茶現在已經有五年,入口時同時有熟茶與生茶的味道,茶氣從胃升上頭頂百會,使人神明當時清朗。
市面的熟茶大多用人工催熟,叫做入過倉的茶。有茶商將新茶經過入倉處理後,便假之為「陳年老茶」,將茶中的那股黴味美其名曰檀香味,十元八塊的茶變成價值千元。有一位茶界高手教我分辨倉味:如果入口有類似石灰的味道,必定入過倉,有的茶「去倉」比較好,石灰味便稍淡,這是我學來的一個品茶秘密。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