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活人,活出好味道

有部歐洲片,片中的人物開無遮大食會,觀眾以為這是個快樂到放蕩的朋友聚會,但隨着劇情發展,才發現這幫人打算用美食將自己撐死:「吃吧!否則不會死!」看了這部電影,我對食物倒盡胃口,連生存都覺得很髒。
看了《禮儀師之奏鳴曲》,影片結束後,第一個念頭便是要為老婆煮一個菜,這個菜我放預告片放了很久都沒有放正場,當中都是以忙為藉口,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菜,只因老婆天天照顧我,我便有個念頭要為老婆做餐飯。但先申明,這道菜是我做單身漢時自己發明的,屬於煮一餐吃三天的那種菜式。我把一堆薑片乾煸炒香後,從冰箱裏找出兩塊鹹肉皮,在滾鑊中出油,炒香兩個洋葱,然後放入八個番茄,胡亂加入幾片檸檬葉,隨意份量的迷迭香,鹹肉切粒扔進一小撮,待番茄熬成汁,再加入用鹽、肉桂及廉價紅酒醃過的細心去皮去骨三文魚腩(必須是魚腩,超級市場二十元左右一盒的那種),三文魚一變色就熄火,整個過程大約半小時。這一鍋單身漢義大利三文魚腩,被放進雪櫃一個晚上,第二天加熱吃的時候,味道已經充分滲入食物,老婆吃得拍手,我也很有成就感。
不同電影傳遞給人不同的生活態度。我下一個目標,是去找電影中出現的炭燒爐,找不到就用電磁爐也好,專門招呼來家中作客的朋友,請他們吃日式鹽燒魚。既然做活人,便要活出好味道。(上述那一大鍋東西,可惜只吃了兩天。)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