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師奶變成了煙花

「肥師奶」走了,才 43歲。「肥師奶」是香港電影界朋友們對他的愛稱。他是荷蘭人, 20年前已經來香港發掘香港電影,發行到國際去,為推廣亞洲電影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平時他很會玩,出入的地方總少不了美酒佳餚,加上是個快樂的同志,心暢便體寬,「肥師奶」這愛稱於是恰如其分地冠在他頭上。他出事的時候人在泰國,去看一齣他們公司監製的新片,晚上在房間裏突然心臟病暴發,第二天才被人發現。
肥師奶英年早逝,朋友們都覺得既突然又難過,不知道說什麼好。有的開始檢討自己的飲食習慣與生活規律;有的同志們難過之餘開始明白獨居的危險:萬一出事,沒有人即時營救。同志們大都獨居。子曰:「君子不獨居。」連孔子也不贊成獨居。獨居不但出事沒人救,平時對情緒及性格的發展也未必最好。如果出事後,隔一天甚至好幾天才被人發現,身體會變樣子。「很醜」,同志們說。同志們一般都愛美麗,「很醜」是不可以接受的。本來肥師奶走後我很難過,但聽見這些無厘頭的觀點,不禁莞爾。其實大家都難過,都感覺到生命的脆弱,互相暗中打氣,待大家情緒好轉後,有個朋友接着說:「所以死未必是難過的。」我讀過莊子對生死的態度,很佩服朋友中也有人有這份不凡的超脫。
肥師奶的一生不長,但活得快樂,就像節日晚上的煙花,燦爛、短暫,卻令人久久不能忘懷。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